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原创)《 炸 鱼 》  

2011-12-30 09:39:31|  分类: 本人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炸     鱼  》

  2011.11.30.

在西双版纳水利二团时,炸鱼是最令人期待、令人兴奋的事,即使几十年以后的现在,提起炸鱼仍然是津津乐道,似乎是昨天前天才发生的事。

南腊河边炮声隆,虾兵蟹将把命送,最艰苦的时期各个连队都在南腊河炸鱼,以期改善伙食。

炸得好,水面鱼肚翻白.白花花飘满河,

不如意,河中浊浪起浑.浑幽幽尽失落,

喜上眉,难得佳肴美味.哇.猴急入胃肠,

傻了眼,捏拳跺脚咬牙.哼.下次再较量。

我在团部是管伙食,美味佳肴人人欢喜,清汤寡水个个皱眉。

今天,记忆中浮出了在团部时曾经有过的炸鱼经历:

管理员邓书华,司务长苏长顺,司务员徐林平,几个人商量,要给大家弄点鱼吃,怎么弄,炸鱼呀,怎么炸,三令五申不准各连队炸鱼,我们怎么炸,再说南腊河里哪还有鱼嘛,都炸翻天了。商量到最后的结果,到外面去炸。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们几个不太好弄,于是,由管理员与各位领导私下通气,取得了所有正职领导(除了虎团长)的默许。准备工作是落实拖拉机和驾驶员、雷管和炸药以及参与的人员,并且要求参与人员保密。

某个星期天,我和司务长把铁锅麻袋等物品装上车,并随铁牛55拖拉机开到了位于山沟里的炸药仓库门口,已经准备好的两箱炸药上了车,保管员带上两盒雷管(乖乖,两箱炸药两盒雷管,连队炸鱼可没有这么大的手笔),拖拉机回到公路上,管理员安排好的人已经等着了,随即上车往麻木树(原先也有叫新公社的,现在叫关累)方向开。也不知道开了多少路,到得一处,下车来到河边,各做各的准备。我负责架锅捡柴禾烧开水,为什么要架锅呢,因为炸到鱼,现场的人得先吃个饱。这边水还没烧开,那边鱼已经上岸,急急忙忙刮鳞剖肚,鱼儿不停地抛上岸,我们在岸上的人忙得团团转,很快一大锅最新鲜最环保的鱼汤烧好了。

古语有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是近河岸边先尝鱼,一个个吃到吃不下为止。

炸鱼,沉闷的炮声响过之后,看着鱼儿争先恐后从河中浮向河面,河面一片雪白的时候,那种感觉美妙无比。其感慨、其细节、程永禄的3篇博文已经有很好的描述,大家不妨一看: 

1.《我的十六连——炸鱼第一炮》(http://zjzxcyl.blog.163.com/blog/static/174428679201151505346487/

2. 《我的十六连——炮响之后》(http://zjzxcyl.blog.163.com/blog/static/174428679201151505628294/

 3. 《我的十六连——最后一炮》(http://zjzxcyl.blog.163.com/blog/static/17442867920115150591597/

下午我们满载而归,丰盛美味的鱼儿让全机关的同志们也好好的美餐了一顿,看着大家眉开眼笑的馋相,我从心底里感到舒服,竟然脑海中浮出了“久旱逢甘雨”的词汇。

这次炸鱼有一个小插曲,晚餐时吃鱼,领导们预先都知道,到时谁也不会问鱼是哪儿来的,虎团长与平时一样,也正常就餐,大概吃了一半,他怎么突然想起什么:“哎,这鱼是哪来的”,刹那间,四周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吭气,离他远一些的人端起饭碗菜盆悄悄的溜回宿舍,离他近的大气也不敢出。没人回答,实际上答案十分明显,虎团长感觉到了被“蒙”,气呼呼的把他自己剩余的半盆鱼掀翻,饭也不吃了,耸着肩,背着手,骂骂咧咧的走了。

最后此事是不了了之,法不责众嘛,当然被要求下不为例。

这是在团机关唯一一次成功炸鱼的经历。

 

lm欢迎您

 

  评论这张
 
阅读(159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