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原创)《吃忆苦饭》  

2011-06-11 19:21:32|  分类: 本人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吃 忆 苦 饭 》

2011.3.23 

知青上山下乡在边疆地区,接受再教育,苦其筋骨、劳其肌肤、炼其思想,难忘啊。

在连队里,很难忘的一件事是吃忆苦饭,这在那个年代是知青接受再教育,永远不忘本的常见的做法。

隔一段时间就得吃上一顿忆苦饭,那饭里面不知掺了什么东东,是从山上挖来的某(各)种植物的块茎,在水里洗洗,剁吧剁吧就放锅里煮,还掺些不知名的野菜,米放得很少。

开饭了,看着饭箩里绿黄绿黄的饭,估计是难以咽得下,可不吃又得饿肚子,硬着头皮盛上一点,送入口中前,想着只当是吃药好了,没什么大不了,忍一忍。

谁知一口饭进入口中,奇苦无比加涩味浓烈,我的人体生理司令部立马应急反应,味蕾立即强烈抗议,同时咽喉要道被严密封锁,忆苦饭再也无法通行,强行下咽仍然无法冲关,还造成呕吐,迫使把饭吐掉,即使吐掉后,嘴巴还是张开好半天合不拢。

尽管连长指导员不允许吐掉,还是有很多人偷偷的吐掉了。

当然我和很多人都得饿肚子。

但是我佩服许多人,他(她)们竟然能咽下去。可能当时能咽下去的这些战友,如果回到万恶的旧社会,相信他(她)们的生存能力要比我等强,因为连长指导员常常训诫我们,在万恶的旧社会,这样的饭,想吃还吃不到呢。

我想这样的饭想吃还吃不到的旧社会,可真是够得上万恶了。

我还想我可能忘本了。可我不知道我怎么忘的本。

转眼又高兴起来了,幸好我没有生在旧社会,而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

后来听说有人半夜到14、15连的伙房里把锅巴给偷了,当时我蛮佩服去偷锅巴的人,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实际上即使想到了,也是枉有贼心而已,贼胆还未发育,不敢付诸行动。

各连队都是集体生活,晚上睡觉哪个班少了谁都清清楚楚,各个连队都还有晚上值班巡逻的人,互相之间不能像现在用手机啊短信啊联络,他们是如何做到既不被别人发现又成功偷到锅巴的?有没有接应的?若有又是谁?都是谜。

可见人饿急了会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

再后来听说14、15、16连的弟兄们只要知道哪个连队要吃忆苦饭,就会多打一些饭,或留一些锅巴给“哥们”留着。炊事班也会多淘米,多烧饭,并且把锅巴烧得厚厚的,不显山露水的支援战友们。

好在各连的连长指导员们并不认真追究此事。不过有过一次是14、15、16连同一天吃忆苦饭,我是后来在团部听说的。我不知道连队的兄弟姐妹们是如何度过这一天的。

吃忆苦饭这一形式在下面连队不知延续到什么时候结束不得而知。我从70年6月调团部后从未吃过忆苦饭。可见团首长们并不喜欢这一形式,应该是那个年代的特殊产物。

我们现在会对小辈讲,你们没有吃过什么什么苦,你们吃了那样的苦就会珍惜现在的生活,虽然有时是对牛弹琴,但想想当时的连长指导员的做法,也就释然了。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大部分都已接近花甲之年,已经没有必要再实践类似于吃忆苦饭的形式,倒是经风历雨几十年,身体的各零部件应该好好保养保养,给自己一个交代,给晚辈一个交代,让我们的晚年生活质量高一些。

 

月下竹影 [2011-03-23 08:34:15 PM]

在连队我也吃过一次忆苦饭,不过那次食堂的伙伴们把忆苦饭烧得比平时还好吃,大家都抢着吃,结果让我们的副指导员很失落。


徐林平 [2011-03-24 10:59:34 10:59:34 AM]

当时的连长指导员们要的效果是越难吃越难下咽就说明忆苦思甜越有效果,你们连队把忆苦饭烧得比平时还好吃,大家都抢着吃,估计吃了一次以后就不会再吃忆苦饭了,再吃更要适得其反了。


张一需 [2011-03-25 08:13:42 PM]

呵呵,遥远的吃忆苦饭记忆被林平挖掘出来,我都记不清楚当时吃的是什么怪东东,只记得跟上海糠饼子和野菜粥截然不同,更难吃。


徐林平 [2011-03-25 21:24:44 09:24:44 PM]

胃为了自我保护,把饭菜通行的咽喉要道严密封锁。

龚韬英 [2011-03-27 07:57:05 PM]

好一个“忆苦思甜”!现在的孩子多幸福啊,连忆苦饭也不知是什么东东了。我们现在教育孩子不要忘本不再去弄忆苦饭,因为我们的本不是那饭,我们的本是知青精神,是艰苦朴素、勤俭持家的本。


徐林平 [2011-03-29 20:00:26 08:00:26 PM]

我们的本不是那饭,我们的本是知青精神,是艰苦朴素、勤俭持家的本。顶!


chengyonglu [2011-03-27 08:14:20 PM]

“谁知一口饭进入口中,奇苦无比加涩味浓烈,我的人体生理司令部立马应急反应,味蕾立即强烈抗议,同时咽喉要道被严密封锁,忆苦饭再也无法通行,强行下咽仍然无法冲关,还造成呕吐,迫使把饭吐掉,即使吐掉后,嘴巴还是张开好半天合不拢。”描摹形象生动,那饭加了乱七八糟草不像草,根不象根的东东,虽说我们从小过得也并不怎样,但那咽关的确不识这些东东,实在是难以放行、下咽。真的苦哇!


徐林平 [2011-03-29 20:04:05 08:04:05 PM]

当时那些草草根根、块块茎茎是姓周的司务长带人从山上挖来的。


阿凡提 [2011-03-27 09:02:49 PM]

我们这一辈虽然长在红旗下,但小候我们也吃不饱饭,我也去挖过吃过野菜,吃过猪饲料米糠饼、亚资饼,我们这一辈子吃的苦也不少呀。这种“忆苦思甜”主要当时教育一些浪费粮食的人。

黄文支 [2011-03-27 11:01:54 PM]

撰写知青生活也是一种“忆苦思甜”。我辈吃了山芋干饭,又吃包谷饭,现在看来都是在吃忆苦饭。相比之下,老傣的糯米饭,开始吃时觉得太硬,时间长了倒也习惯了--经饿!


徐林平 [2011-03-29 19:59:14 07:59:14 PM]

傣家的糯米饭太好吃了,去年底去版纳傣族朋友家,就点名要吃正宗的糯米饭。


唐勤梅 [2011-03-29 01:12:16 PM]

其实只是形式,没什么意义,荒诞的年代荒唐事.我们小时三年自然灾害,也吃不饱,挖了猪占草烧在饭里也很难吃的,人到了什么时候自然要过适合时代的生活,靠忆苦饭就能解决问题(怕吃苦,变修)了?


徐林平 [2011-03-29 19:56:16 07:56:16 PM]

猪占草是给猪吃的东东。猪占草掺在饭里,实实难吃,小时候我在别人家吃过一回,至今不会忘。谢谢17连战友的到访!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