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原创)《我在边疆建厨房》  

2011-06-11 19:45:07|  分类: 本人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边疆建厨房》

2011.4.15

1978年春季,我们在勐腊县的勐满公社结婚了。

结了婚,意味着必须在边疆地区扎根。

从年中开始,我就筹划着要建造属于我们小家庭的厨房,木料是首选,版纳地区会有白蚂蚁,且每年有一半时间是雨季,必须要选白蚂蚁不吃的树才行,其次要选经得起雨水侵蚀的树,请教了傣族同事和僾尼族同事,并委托大家上山时留意合适的树。

我和岩糯在近国境线的真空地带,有了发现,从公路往山上看,隐隐可见有一棵大树比一般树种高出一截,颇有鹤立鸡群之势。于是,两人把自行车往飞机草草丛里藏好,爬上山去看看,到山顶一看,乐了,不是一棵而是两棵紧挨在一起的姊妹树,笔挺笔挺的,足有柏油桶般粗,可用的长度足有20米。

树是好树,可它是什么树种,能用吗?

傣族同事喜滋滋的说,是好树,真是好树,这种树,虫不吃,也不怕白蚂蚁,并且不翘不裂不变形,我们傣族也很少砍得到这种树。

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中,给人感觉总有砍不完的藤草枝蔓,可真正长有好树大树的地方,因其树冠高大茂盛,遏制了那些藤草枝蔓的生长,树下的四周倒是清清爽爽,两棵姊妹树就是长在这环境里,四周稍作清理便可砍伐。我们观察好地形,估算好倒向,决定先把树砍倒。

我和傣族同事当下就抽出斧头,两人对站在树的上下风位置,挥斧对砍,半小时不到,第一棵树已经濒临倒下,于是,转向第二棵树,总共不到一个小时,两棵树便带着万钧雷霆之力呼风挟电般的同时倒向指定位置。

下山回家,到了山下公路,再往山顶上看过去,只见山顶上大树倒下的地方有了一个豁口,那是大树倒下时带倒了周边的一片树形成的豁口。

到了星期天,我和一帮同事骑着单车,带着工具,带着锅、菜,进山了。我们留下一人在山下小河边做饭。为了防止树从山上滑下时可能会偏离预定区域,烧饭的位置远离预定区域。

其余人上山,先把树从大约20米左右的地方锯断,锯断比砍下更难,时不时的夹锯,反正当时带了不少的钢楔子,这是对付夹锯的好东西,中午时分,两棵树都已被锯断。然后把树皮剥下来,剥掉树皮,整个树身就是湿滑的,便于从山顶往下滑。轻轻撬动,两棵树便缓慢移动,由慢而快继而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往山下狠狠地扎了下去。

我们到山下看到,树干扎进泥土足有一米。从山顶到达山脚的沿途被横扫出了一条通道。

午饭后,就近砍一些小树,为锯板做几个木架子,树不上木架子是没法锯的。然后大家伙七手八脚请树上架,这个过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在我的同事都是当地的少数民族,他们家里盖房,亲朋好友盖房,都是颇有经验的。终于把树移上了架子,用带来的蚂蝗钉固定。随即弹线,开锯。看看已经可以正常锯了,便收工了,天色已晚。

整个锯的过程略过了,但凡在版纳呆过的男知青,应该或多或少都有过经历,也能理解其中的艰辛。

树太大,按照柱子粗细的尺寸锯开,按照两间厨房的长度断开,在野外的任务是锯到能设法装上车。后来,公社农机站的铁牛55型拖拉机帮忙拉回来,两棵树经过锯、断,装了满满的两车。

我们的婚房是单位给的,边上有一大块空地,建造两间厨房绰绰有余。接下来的几个月,就将全部的业余时间花在建造厨房的具体事务上。平整、测量、计算、实施,俨然已成建造师,是知青中未得到颁发证件的土建造师。

必须说的是,少数民族的淳朴厚道让我极为感动。他们一旦把你当朋友,他们便会无私的奉献。建造厨房的过程中,得到了许多同事的帮助,柱、梁、椽、檐、门、窗、哪个部件该怎么弄,基本都是参照傣族同事和僾尼族同事的建议做的,而且同事们身体力行,把我的事当做他们自己的事,锯板、凿榫、刀劈、斧砍、锛挖;上梁、架椽、搭檐、安门、立窗,把这个时间段里的业余时间全部贡献了出来。说实话,建厨房是我顶的名,大家出的力。

1978年11月底,两间漂亮的厨房完工了,总长度9.5米、宽度5米,高大、宽敞、明亮,谁见了都说好。墙壁用的是竹笆,因为赶时间,没有来得及用木板。我在鱼塘里浸了二十几筒木料,准备锯成2.5公分厚度的木板,厨房四周全部用木板围。木料需要在水里浸泡至少半年,让木料里的胶质去除,再锯出来的木板收缩、翘裂、变形的概率可大大缩小。因木料浸的时间未到,暂时先用竹笆过渡。只要把木板替换了竹笆,这厨房可堪称一流。自己和同事们辛苦半年的杰作,怎么看怎么顺眼,同事们也啧啧称赞,辛苦劳累早就跑到爪哇国去了。每当走进厨房,总有心舒的愉悦感。

未曾料到,知青返城风让我们这些本已准备扎根边疆一辈子的人返回了上海。1979年2月,我们夫妇办理了退职手续回了故乡,只留下漂亮得近乎完美的厨房,见证了知青在边疆的曾经。



龚韬英 [2011-04-29 10:22:28 PM]

白天聊天时正说林平文化功底深厚,晚上就读到他的好作品,读一遍时不够的,让我慢慢品味。这厨房是林平的爱巢,如此用心,里面还有更多缠绵悱恻的故事吧?


徐林平 [2011-04-30 09:11:09 09:11:09 AM]

韬英还想挖掘更多的缠绵悱恻的故事?!只说一点,厨房完工不久即迎来我女儿的诞辰,她是12月13日降临人世。谁曾想,两个多月后(2月25日),我们便将她抱着裹着的离开了她的出生地。


恋云 [2011-04-29 10:37:20 PM]

林平:好像听你说过,这两间漂亮得近乎完美的厨房在你们夫妇回城时,只买了50块钱。是伐?哈哈哈!


徐林平 [2011-04-30 09:39:17 09:39:17 AM]

再多的钱也不卖,只是如此近乎完美的厨房,几乎还没怎么用,所有的一切都是簇新簇新的,草排、竹笆、木料的清新味都还在,就不得不要舍弃,简直无从谈感受了。要厨房的也是傣族朋友,多少付点钱,他们用起来也心安理得了,于是象征性的“卖”了50元。


张一需 [2011-04-29 10:38:36 PM]

筹划,选材,砍伐,运送,锯板,盖房等各环节娓娓道来,描述细腻,情节生动。祝贺林平又出一篇美文。 “漂亮得近乎完美的厨房”,凝结着边疆人民对知青的一片赤诚之心。


徐林平 [2011-04-30 09:25:37 09:25:37 AM]

说实话,返城之际,实在难以舍弃,可又万般无奈。如今回忆起来,竟连回忆都无法将其舍弃,毕竟是劳心吃苦受累,精心建造的“巢”啊!

zlmxgc [2011-04-29 11:38:13 PM]

林平兄出手不凡,好文采。但我这里有个疑问?黄杨树一年才长一点点,我也算老木匠了,这么大的黄杨我从未见过。这不久前刚到溱潼古镇去,看到一棵黄杨说是百年老树了,只有20多公分粗,高不过五米,而且黄杨一般都是弯弯曲曲的成不了大材,怎会有如此大的黄杨树,如有那你真是“作孽”大了,哈哈...


徐林平 [2011-04-30 08:52:03 08:52:03 AM]

十分感谢立民兄的质疑,我查了资料,应该不可能是黄杨。我也去电版纳找了当时和我一起发现树的傣族朋友,并把你的质疑和我查资料的事告知,我想知道究竟是何树种,无奈对方已无法回忆得起细节。我把文中有关黄杨及与其相关的内容删除了。不是好弟兄不会如此说的,对吗?再次衷心感谢,并请对我以后的博文继续关注指正。


zlmxgc [2011-04-30 09:57:53 AM]

又:“桂花树”在版纳虽不是稀世之宝,但也不是唾手可得的平常之物,能得一棵70-80公分胸围粗壮的大树也是非常幸运之事。


chengyonglu [2011-05-01 08:22:46 PM]

离开知青生活几十年后,林平写博文,展现了他当年在勐满建一小屋的经过。 苏东坡有词《定风波》,词中有句:“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想想,那一方天地,虽在穷乡僻壤,但经心打造,也一样可以安身立命。推论:当年,在边疆时,可以建一间让自己满意的小屋,若假以时日,若还是扎根边疆,完全可能建起一间华丽的“大屋”。可惜,也是当年,回城风把你裹挟出了那个大有作为的天地。


徐林平 [2011-05-03 08:19:37 08:19:37 AM]

你的点评选用苏东坡的词句,并在最后用了“裹挟”,让我十分佩服你用词的精准,向你学习。

阿凡提 [2011-05-01 08:43:23 PM]

林平:又出品了一篇好文章,看林平的文章是一种享受。


徐林平 [2011-05-03 08:22:44 08:22:44 AM]

谢援朝的点评,大家都来动手,就能让知青生涯的点点滴滴多一点保存。


月下竹影 [2011-05-03 07:33:41 PM]

一手好文章,一身好手艺,文武双全,人才呀。拜读博文了。


徐林平 [2011-05-03 20:57:42 08:57:42 PM]

谢月下竹影的盛夸,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惭愧!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