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难忘的生日  

2012-11-30 10:11:15|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生日

作者:蔡燕萍

 

一九七零年二月十七日(阴历正月十二),四十多年过去了,但这一天却深深地记在我们脑海中,仿佛就在昨天,云南边陲,信息闭塞,交通不便,边疆落后,人们思维简单的年代。

勐腊县,地处云南省最南端,季节只分旱雨两季,又是一个多民族的地区。因为以傣族为主,也称“孔雀之乡”。那里有南北走向的山岭盆地,呈高低坡状起伏,东北部高,西南部低。沿着小河有一条长街,整个县城依山傍水,竹林深处,郁郁葱葱,不时地穿越着仙女般的傣家女和黑皮黑脸身着黑土布的壮男们。街的两侧有商店、食馆、影剧院、医院、政府办公楼等等,以草房和土坯房为主。顺着山坡上用大石头叠成的台阶,有一家用砖瓦砌成的平房——“红旗照相馆”,远远望去很显眼,也许这就是边疆的特征。街的两侧贴着热烈欢迎上海知青上山下乡等一系列横幅标语。

巧遇生日是在礼拜天,为了这一天,我前一夜就邀约了几位好姐妹,想去县城照张相寄给上海的父母亲看看,让他们放心。这一天,我们早早起程去县城照相馆,六位姐妹终于在近中午时分搭到一辆卡车,来到县城这个别有风味的平房照相馆,思想单纯的我们在照了相后,就算开开心心地完成了心中最大的愿望。徒步返回连队时,年轻不懂事的我们走了四公里就又累又渴了,路过水文站去讨了口水喝。看到南腊河对岸有一片甘蔗地,我们想回连队没啥东西带给其他战友吃,于是和水文站的人商量后,淌水过河买了甘蔗。一路上不停地走,我们的手指肿胀起来,连甘蔗都握不住,但谁都舍不得吃一口,还是死拖硬拉地想把甘蔗拿回连队给战友们吃。腰腿走得僵硬了,弯不下腰,甘蔗不时从麻木得不听使唤的手中掉下去,拿不起又丢不下,大家拖着沉重的脚步行走着。太阳下山了,天也暗了下来,崎岖的山路,原始的深山老林,没有人烟灯火,只有哗哗的山间小溪流水声和各种野生动物的叫声。恐惧感笼罩着我们几个从大城市来的姑娘,谁也不敢走在第一或是落在最后。好在走了大约还剩三分之一的路程时,隐隐听到有骑自行车的声音,渐渐地骑到了我们身边,一看是个熟悉的身影。原来他是从勐腊骑车回大树脚造纸厂的厂长,我们顿时变绝望为希望,热心的厂长下车一直陪伴我们到连队。上坡时象拉重车般的难堪,下坡时两脚像刹不住的车直朝下乱冲的傻样,一路上从未经历过的狼狈应有尽有。最好笑的是到了大树脚连队后要走一段坡路,可怜的我们走一步,摔一跤,爬起来再倒下,像中了弹的“伤员”,还要去拿一根又讨厌又舍不得丢的甘蔗。回到连队消了假,都深更半夜了,这时我们整个人都感到散了架,一头倒在床上,眼泪不停地往外流淌……。这就是我离开家乡后的第一个难忘的生日。

如今,四十二年过去了,我们的国家改革开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进入了先进的网络时代,手机、电脑,照个像随时随地,太方便不过了。战友们,我们真的是苦过来了,让我们健健康康的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快快乐乐的享受更好的明天!

在此,我特向各位战友:为我的生日去勐腊受苦的姐妹们表示歉意和衷心的感谢!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