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原始劳作  

2012-11-29 18:31:33|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始 劳 作

作者:沈燕芳

 

举世闻名、美丽富饶的西双版纳,风和日丽,鸟语花香,是世界上少有的热带植物和动物的天堂。

知青刚来到时,她基本上处于未开发的原始状态,生产力极其落后,当地的农业还停留在刀耕火种阶段,不积人畜肥,当然也不使用化肥。

种庄稼的时候,先把山上的树、竹砍掉,暴晒三、五天,近赤道的烈日很快就能炙干失去生命支撑的植物,变成满山遍野的枯枝脆竹。然后一把火,就能把一个曾经绿茵茵的树林变成一片黑乎乎的坡地。而那些枯树草竹烧成灰就成了天然的肥料。

我当知青后,才深刻地理解了第一个词:刀耕火种。而且,也很快地入乡随俗,参与这样的劳动中了。

毁林烧山以后,就要开始下种了。前面一个人,拿一杆竹子,竹子的一端削得尖尖的,一戳一个洞;后面一个人,端一个脸盆,脸盆里边是种子,我们主要种玉米和旱稻。见洞就放几颗种子。

不锄草不浇水,靠天滋润,发芽成长。

到了该收获的时候,我们端了个脸盆,在乱草丛中找谷穗,然后,叮叮当当的用手把谷粒捋在脸盆里,往往收获的还没有种下去的多。

反正,我们吃粮不愁,种庄稼只是为了劳动。

不久,我们开始进入正式的劳施工阶段:挖沟引水上山。

我们水利兵团的任务:开挖水沟。也就是在半山腰挖开一条水渠,在南腊河的上游把水拦截,引入水渠以改善下游的农业用水条件。

具体操作:在选定好的山坡上先劈开一个11米宽的平台,再在这个平台上,沿山壁挖出沟面宽9米,沟底宽3米,沟深(高)2.2米的水沟。这样山连着山,沟绕着山,曲曲弯弯延绵到下游。

引水上山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别看那山葱葱茏茏,满目清秀,踏在这上面都能感到生命的温馨,可要真的在它身上动土,马上就能让你感觉到它有多坚强。

我们没有像样的工具,有的只是锄头、十字镐、钢钎,还有的是炸药。

我们用最原始的方法开山,用锄头挖土,用十字镐刨石,用钢钎撬石块。实在挖不动的再用炸药炸(炸药也不多,得省着点用)。

运土的工具是知青们自己编的竹畚箕,一个接一个的把土石从沟底扔上来,然后递送倒到水沟的外坡;锯一块长方木板,按一个把手,拴两条绳子,竖起来就成了推土板,我们叫它:拖板。使用的时候,一个人用一只脚踩住拖板,双手紧握竖把,一跳一跳地把自己的身体使劲往下坠,用体重加气力压住拖板,另外两边有两个人拽着绳子拖着往前走,齐力用拖板刮着运走土块;锯一圈树片,按一个平衡轴,做一个车厢就成了木轮车,土石装在自制的木轮车内,几个人拥上去使劲推,那没有机油滋润的木头滚动着,讥讥呀呀的,足够把我们累得半死。

在热带毒日的炙烤下,我们这些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就这样地挥锄舞镐,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自己奋斗,但始终没有达到其乐无穷的思想升华,每天都体会着秦始皇时代修长城的悲壮和苦涩。

晒得通红的脸上淌着擦不完的汗,我当知青后,真正体验到“挥汗如雨”这个词绝不是浪漫的夸张;那贴在身上湿透了的衣服,白白的一圈汗花套着一圈汗花,我亲眼看到了“汗是咸的”这个定义,是有科学根据,决不是凭空想象的。

1973年5月1日,修了三年多的水沟,终于通水了!

下午两点左右,一波水浪绵延而来,我们一阵欢呼,禁不住跳跃起来!

尽管这水是混混的,黄黄的,一路走来也不汹涌澎湃。但它却是那么的美!

我在欢乐中流下了眼泪。这水沟!让我们失去的太多太多,也让我们学到了太多太多。

我不知道有多少知青的生命,已经献给了水沟,将永远陪伴它,我只知道我已经把我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它。

这滚滚的黄水,正在漫延流去,我分明看见它流淌的是我们知青的生命、鲜血和汗水!

直到像惊弓之鸟似的逃离那个地方,悠悠几十年梦牵魂绕的,仍忘不了那水沟!

常常会在心底里问候它,水沟!你现在好吗?你沟里还有水吗?你流得还那么舒畅吗?雨季的时候,你有没有塌方?有没有人为你清除因塌方而淤积的土石?你有没有被废弃??

惊了怕了的时候,还是会想到那水沟!那烈日、那劳作、那近似原始的生活,那青春磨去的地方!!

我恨你!水沟。你夺走了我一生中最璀璨的时光,让我人生一世不知道什么是美好青春;然而我又感谢你!你教我懂得了什么叫坚忍不拔,什么叫百折不挠,再苦再难,有你垫底,我什么样的困难都能克服。

品不完的甜酸苦辣主宰了我们回乡三十年的日日天天,在梦中我也怕了你!我恐惧会再回到你的身边;欲忘记你却又思念你!你的水我的血!你的生命我的魂!

终于按捺不住思念的感情,在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四十周年以后,我和我的战友又一次来到了那条缠绕我们无尽思绪的水沟边。

我们看见了!水沟里虽然没有水,但我们看到了维修的工人!那竖在工地上的铭牌,又让我们知道那护坡工程属于中央财政拨款支持的项目!

水沟没有被废弃!水沟活着!而且水沟将永远地活着!!

走在水沟坚实的肩上,想象着年复一年那沟里清清的水,心里快乐得想飞。水沟正在而且永远会把我们曾经的理想、曾经的愿望、曾经的豪情、曾经的牺牲,源源不断地传递给边疆人民!

从云南回来,我忍不住又一次对水沟进行了我的感情释放,抒写我的日志——知青魂。

我终于可以放下了缠绕了几十年的对命运的怨恨和不平。

曾经浸泡在思乡的苦水中,今天已经融化在天伦之乐的蜜罐中;曾经一步三回头地过着近似于原始的生活,今天则可以意气风发地追逐信息时代带给我们的一切美好。

而我们还能比别人更多地时时品尝,细细回味,甜甜享受那大树脚水沟酿制的最醇美的人间美酒。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