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从南腊河畔走来  

2012-11-23 09:52:01|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南腊河畔走来

作者:王  政

 

在美丽的西双版纳,有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她就是勐腊县的母亲河——南腊河。南腊河属澜沧江水系,从老挝缓缓流来,全长约10公里,汇入澜沧江后流出国境,最终注入太平洋。“南”在傣语中是“水”的意思,“腊”在傣语中是“茶叶”的意思,南腊河就是茶水河的意思。南腊河贯穿整个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望天树景区,现号称是“东方的亚马逊”。

勐腊县水利二团沿着南腊河畔分别驻扎着三个营十八个连队,与南腊河平行的一条公路,在地标20公里处有一座小红桥。1969年11月22日,我响应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伟大号召,第一批从上海乘火车赴云南勐腊县。经过整整10天的长途跋涉,一路颠簸,于1969年12月2日,接送上海知青的解放牌卡车停在小红桥旁边。小红桥的东面是水利二团团部机关,西面是二团七连。从小红桥到七连要经过南腊河,河上有一座简陋的小竹桥,知青下车后大家七手八脚,肩扛手抬,一步三摇来回走在小竹桥上搬运随身携带的行李。天黑以前把大大小小的行李全部安置到各自的宿舍。四十多年过去了,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照片作者王政,背后南腊河。)

从此,17岁的我和南腊河,小红桥,二团七连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和感情,苦难与辉煌的经历开始撰写。刚到连队,知青的物质生活极其艰苦,劳动强度极其繁重,生存安全极其危险。返回上海以后,有时和亲朋好友畅谈各地“上山下乡”的趣闻轶事。从黑龙江到云南,从江西到安徽,从崇明到奉贤,结果是云南水利兵团知青生存的物质条件最令人难以想象。

由于水利兵团的归属长期不明确,开始归属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后来归属云南省农垦总局,最后归属勐腊县地方国营农场。所以,带来的直接后果是物资供给无计划,主食中籼米为主,但要掺杂部分包谷等杂粮,其它诸如肉、鱼等副食品无法供给。食用油少得可怜,足以使肠子生锈。购买蔬菜靠碰运气,运气好能买到,运气不佳买不到。团部后勤组安排每个连队,每个月一次到勐腊采购各种生活用品。有一次,连队也安排我和几位知青帮助司务长一起去采购,这是一桩美差。买了米、蔬菜、煤油和食堂餐具等,装了满满一车。顺便到照相馆还拍了两张照片,寄回家给父母亲留念。还到菜馆打牙祭,心里乐滋滋的。但由于车上东西装得太多,加之公路坑坑洼洼,到了连队卸货的时候,发现煤油桶倒翻了,有几袋米被煤油浸泡过,全是煤油味,洗也洗不净,晒也晒不掉。倒掉不行,浪费粮食,给猪吃,猪也不吃。不吃饭饿得难受,吃白饭也难以咽下,吃煤油饭更加恶心,毫无办法全连知青吃了几天被煤油浸泡过的米饭。

每年六到九月适缝云南雨季,缺油少菜,无油无菜,那是家常便饭的事,早餐喝白粥,中、晚餐,开始吃青炒南瓜,接着喝南瓜汤,再喝南瓜藤汤,以至于喝生长在河内的青苔汤,盐巴汤、酱油汤等。井冈山时期红军的生活是整天立正稍息,顿顿南瓜红米。当年知青如果有顿顿南瓜品尝,算是奢侈的生活了。籼米饭,酱油汤,没有菜,喝得香,顿顿吃得精打光,那时还真有那么点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呢!有一次,和同事在上海一家较豪华的酒店聚餐,该酒店有一道招牌菜,青炒南瓜藤,服务员边上菜边介绍,南瓜藤具有治肺结核低热,胃痛,月经不调,烫伤等药用价值。听完介绍,品尝一口,气煞我也。

16岁的花季和17岁的雨季,是孩子与成人的交界年龄,正是长身体,长知识的纯洁美好时期。当年严重营养不良影响正常发育,繁重的体力劳动替代了接受文化教育的权利。南腊河两岸竹天竹地,连队的房子是竹子造的,睡床是竹子搭的,凳子是竹子做的。所以,上山砍竹子是项经常性的任务,由于消耗的量大,附近的竹子砍完了,后来越砍越远,一根竹子又粗又长,有几十公斤重,从山上扛到山下,再扛到连队,一天来回扛几次才算完成任务。

兴修水利碰到土方还算幸运,但有时会遇到石头,尤其是大青石就困难重重。施工时先由一人扶着钢钎,另由一人,两人,甚至三人用铁锤,轮流敲打钢钎,铁锤敲下去才出现一个小白点。打到一定的深度以后,就用黑管炸药爆破,把大青石炸松动以后,再用钢钎橇开。这个操作过程会使两手磨出血泡,虎口开裂,疼痛难受。有时还要开展挑灯夜战赶进度的全团“大会战”。北方知青的革命口号是活着就要拼命干,一身献给毛主席。南方知青的革命口号是活着干,死了算。共同点是干——死——算。这种超负荷的劳动强度不亚于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魔鬼训练,不过维和部队的物质供给是有保障的,消耗的体能会及时得到补偿,但知青没有条件做到。

花季雨季阶段的知青却不知苦,以苦为乐,云南十八怪,第十九怪是气候变化无常,不时东边日出西边雨。长年是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倾盆大雨经常下,满身泥浆全冲光。但却不知累,连续不断的体能透支浑身泛力多梦,睡眠严重不足,指望将来回上海探亲度假时,第一件事就抱头酣睡三天三夜,实现人生最大的享受。

未成年的知青大多血气方刚,缺乏生活经验,办事粗糙鲁莽,对可能出现的危险防范意识差,不免产生一些伤亡事故,对个人和家庭带来悲剧。在此期间我也至少遇到过三次不测。其一,连队安排上山伐木,西双版纳的树林是树连树,藤连藤,树连藤,砍一棵树不会倒,砍一批树才会一起倒,象似大榕树。有一次,我就被压在砍倒的树底下,幸亏有些树被藤拉着才倒了一半,有些树虽倒下但树杈大有空隙,使我侥幸地逃过一劫。其二,连队住的是茅草房,雨季时需要更换草排,连里组织知青上山割茅草。有一天,在割茅草时发现身旁的一片竹枝上攀绕着一条美丽的竹叶青毒蛇,如果再往前多走一步就会遭竹叶青毒蛇攻击,由于及时发现又逃过一劫。其三,连队知青有时要过南腊河到团部寄信或到小卖部购物,过南腊河要用竹排摆渡,南腊河平时象一位温顺的姑娘,水面平静淌着,水清得看得到底里的石头,但一到雨季,这河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有一次,河水猛涨竹排超重倾翻,一部分知青掉进河里,开始想去救人,但救生水平有限,河底漩涡难测,加之体力不支,还是当地一位水性好的干部把我推向岸边,再次逃过一劫。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一年以后团里传出一条知青上调的消息,思茅地委准备从几个水利兵团抽调一批经过锻炼的,年富力强的知青,充实到地委机关、公、检、法、工交、财贸和农委等领导岗位。这次上调不用本人报名,知青推荐,采取了由连队和团部领导直接决定的高度集中制原则。最后,团部决定送我和另一名连队文书出去,听到这个消息,激动万分,心想苦日子总算熬出头了。

在水利兵团,我从一名普通的战士成长为班长、排长、副连长,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组织。1971年6月,我第一批离开连队前往思茅,实现胜利大逃亡。虽然我在二团七连只有一年半的时间,但南腊河是我开始第一份工作的地方,第一次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开始形成的地方。在那里留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终生难忘。由此,萌生的理想、信念、永不言败的理念,为我今后数十年的工作、学习、生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当接送的汽车缓缓地驶离小红桥时,我情不自禁地振臂高呼,再见了南腊河,再见了小红桥,再见了七连战友。以后,我还会回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