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重返勐腊,追忆与感知知青岁月  

2012-12-02 10:24:58|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勐腊,追忆与感知知青岁月

作者:李  瑛

 

我相信在所有知青的人生中,总有珍藏对知青岁月的恒久记忆。无论这些记忆是细碎或是完整、是模糊或是清晰、是美好或是苦涩,都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忘,且常会在特定的环境下冲破尘封的闸门,无比清晰地浮现在脑海,触动我们的心弦,激起情感的涟漪。

回眸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们是怀揣“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理想信念的年轻学子,远赴云南边陲勐腊,兴修水利、种植橡胶,奉献了风华正茂的青春年华。弹指间,四十载春秋过去了。为以特殊形式纪念知青上山下乡四十周年,并了却战友们期盼重访曾挥洒青春与热血的土地——云南勐腊的夙愿,2009年11月23日,一连四十多位战友及亲友相携踏上重返云南勐腊、追忆与感知知青岁月之旅。

云南之旅——旅途篇

 当银燕飞抵昆明巫家坝机场,我们的足迹再一次踏上天高云淡的云贵高原。大家深深沉浸在故地重游激动难抑的情感之中。为了满足大家在离别三十年后重访沿途城市的愿望,这次行程选择坐巴士前往目的地。昆明至勐腊早已建成了高速公路,一马平川,行程显得格外轻松愉快。回想起四十年前,我们像沙丁鱼般挤在车厢里,任凭汽车在崎岖不平、峰回路转的羊肠公路上一路颠簸,一路盘旋,一路黄沙扑面。而今数十个高速公路隧洞像璀灿的珍珠串连起崇山峻岭,四天半的路程缩短至8小时,真是天堑变通途啊。

旅途中,追忆难忘的知青岁月成为热议话题。战友们的思绪快速穿越四十年时空隧道,充满激情地诉说他们难以忘怀的经历和往事,其中不乏对知青运动的理性思考。

在战友们的回忆中,无论是初到兵团不适应艰苦的生存环境,时常想家抱团痛哭,还是对人生前途的迷茫和徬徨,在走与留的十字路口艰难抉择;无论是对在爆破现场哑炮突然爆炸,战友生命危在旦夕,大家沉着镇定、急速抢救瞬间的回顾,还是在山洪暴发之际、与湍急奔腾的洪水竭力抗争,与死神差肩而过的回忆;无论是司务长与饲养员漫山遍野找小猪的惊慌失措,还是让人啼笑皆非的“酸菜老鼠汤”;无论是纯真美好的爱情被横加指责,还是关于萝卜、青菜的暗恋困扰等,一切都是水利兵团知青生活的真实写照。在所有的回忆中,连长钟珠宝在河水猛涨、被困于孤岛、进退两难的生死攸关之际,毅然脱下手表,拼死一搏,为同行战友周兰赢得了生还希望的崇高境界让我们尤为感动与敬佩。

云南之旅——勐腊篇

傍晚,我们终于又回到了阔别三十多年的第二故乡——勐腊,似曾相识燕归来,但现今勐腊与昔日的勐腊已有天壤之别。

现定居于勐腊的战友陆建萍与爱人早就在锦绣宾馆迎候我们,大家亲切地相拥在一起,道不尽战友情深。我们也见到了尊敬的老司务长、炊事员小王,当时的年轻小伙子现在已是一个儿孙满堂的花甲老人了。钟珠宝代表连队向他们赠送了上海的特产,表达我们诚挚的心意。

晚上陆建萍夫妇设宴招待,大家对坚守边疆数十年的战友佟建萍敬佩不已,想不到,当年豪迈的“扎根边疆”誓言在她身上得以实现,把青春与一生献给了边疆的卫生事业,这是多么的不易。席间不时高潮迭起,气氛热烈,在酒杯的碰击声与傣族人特有的敬酒声中,更感到心灵的交融及历久弥坚的知青情谊。司务长和小王夫妇也应邀参加。战友们依次上前敬酒,真心感谢他们陪伴我们度过了艰难的岁月,给予我们很多的关爱和呵护。记得当时司务长为改善连队伙食常常上山打猎,烹调时弥漫开来的野猪肉香,曾让三月不闻肉滋味的战友垂涎三尺。我们纷纷请小王猜测姓名,小王连连说认不得了,大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的感觉。

翌日清晨,我伫立在勐腊街头,心中感慨万千。多少年来,我们的目光始终关注这片曾经驻留青春足迹的边陲重镇。而今勐腊的沧桑巨变,完全颠覆了在我心里的印象。当年只有一家食馆、百货店、邮局、医院,一眼可望到底的小县城,今日城区扩展了数倍,十分繁荣,随处可见内地名牌店铺的踪影。我们住宿的酒店居然有十层楼高,设施一应俱全。此时一曲耳熟能详的旋律突然回响在脑海,那就是“离别三十年,今日回延安”,如果改成“离别三十年,今日回勐腊”,还真能恰如其分地表达我此刻的情感。

云南之旅——连队篇

当天的行程最令人期待,我们要重访主要目的地——南腊河边的大树脚拦河坝、连队旧址等。一路上,大家凭着依稀的感觉,兴奋地辨认着沿途经过的勐腊县大广场、飞机场、大湾塘、造纸厂等旧址。毕竟过了三十年,旧貌变新颜,我们已觉陌生。临近连队旧址,我们都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屏气凝神盯着窗外,生怕遗漏了什么。由于激动,此行的重要站点、我们当年建造的拦河大坝竟然错过了才察觉。

终于,南腊河边的连队旧址到了。大家激动地辨别原址连队的方位,惊呼声此起彼伏。这就是让我们曾经魂牵梦萦、山清水秀的南腊河吗?我伫足河边,百感交集。三十多年来,我曾无数次回忆当年泛舟在平如明镜般河上的情景,曾无数次想象两岸绿色葱茏的山林倒映河中的美景。但现在山河仍在,面目全非,河面变窄了,河床抬高了,有的河段像沼泽地,只有浅而混浊的河水流淌其间,与我记忆中的原貌大相径庭,令人感到失望与惆怅。但高兴的是,大树脚沿南腊河两岸被茂密的橡胶林所覆盖,显示出这里已发展成为国家橡胶原料生产基地。更感到欣慰的是,在我们一连、二连旧址的不远处建起了一座坚固的水泥桥,解决了交通阻断的难题。回想起平时波澜不惊的南腊河会在雨季时瞬间变脸,山洪暴发,河流咆哮着汹涌奔腾而下,曾无情吞噬多名年轻战友的生命,这是我们心中永远的伤痛。

我们纷纷在水泥桥上留影。无论怎样变迁,这里都是我们意念中的第二故乡,我们难以割舍对她的情感。这里,我们度过了近五年的知青生涯,披星戴月,开山挖渠,引水上山,奉献了血气方刚的青春年华与满腔热血;这里有我们共同拥有的青春记忆,散发着我们无处不在的青春气息,随处可寻觅我们的青春足迹,见证了我们由青涩、懵懂而日渐成熟、成长的历程。记得战友陈辉明曾经谈到首次重返连队所感知的心灵震撼。而此时,我感同身受,因为南腊河、水利兵团和连队早已镌刻在我们的人生中,永远难以磨灭。

走过桥,去踏访连队旧址。在二连菜地不远处,我们看到了静卧在山脚下、水利二团战友挥洒热血和汗水建造的水渠,大家不约而同地惊呼起来,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我甚至感到拿着摄像机的手在颤抖。水渠好像变得狭窄了,两边砌了石块,显得很坚固。

据说就是这条水渠,三十多年仍在造福勐棒坝人民,浇灌着勐棒坝数万亩水田,保持了水稻高产,并为橡胶种植发挥作用。而我们这些当年正值青春年华的建设者,历经四十年的蹉跎岁月,已是两鬓发白的中年人,一看到水渠,就意识到我们做了一件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大事,我们真的可以说青春无悔。

随着战友们的惊呼声,连队唯一存在的标志性坐标——渡槽呈现在我们眼前。刹那间,四十年的时空仿佛在这里凝固,我们又看到了当年镌刻在渡槽上的毛主席诗词“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两行字虽已不再醒目,但无声地抒发了连队知青当年战天斗地的豪迈气概。大家激动不已,久久凝视着这两行字。清澈的小溪仍旧在欢快流淌,这是过去我们女生经常洗衣、漱洗的地方。渡槽上是战友们促膝谈心、吹琴唱歌、自娱自乐的场所。记得当年有战友傍晚经常在渡槽上吹口琴,或悠扬或悲伧的旋律在寂静的夜空显得分外清晰。故地重游,场景依旧,而我们已不复年青,真令人感慨。

站在农场生产队的广场上,环顾四周,连队生活的往事如烟云,——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难忘第一次见到飞机草丛掩映中的连队茅草房的惊愕无语;难忘气喘吁吁扛着毛竹迷失在原始森林中的恐慌和无助;难忘在烈日烤晒下挥汗如雨、口渴难耐、恨不得吞下一桶水的贪欲;难忘多少个夜晚在昏暗的马灯下连长与指导员轮番开导说教,而疲惫不堪的我们已昏昏欲睡的场景……,艰苦而又平凡的连队生活的点滴回忆都清晰地链接起来,成为难能可贵的对知青岁月的永恒记忆。

我们来到水利二团的团部所在地小红桥,那里曾有邮局、小商店、卫生所等。那是当年兵团战友星期天经常向往光顾的地方,其心情不亚于我们逛陆家嘴、南京路商业街。我们也曾多次紧急集合,徒步到拉练团部开会、或看电影。记得《英雄儿女》、《地道战》等老战争片,虽然看了无数遍,但还是让精神生活枯燥贫乏的我们兴奋不已,其中的经典台词都快倒背如流了。现在这里是勐腊农场八分场的场部,盖起了三层办公大楼。八分场的党委书记、工会主席热情地接待我们,与我们在场部大楼下合影留念。

在腊棒公路28公里处的一侧山沟旁,长眠着我们连队不幸遭遇意外事故而英年早逝的战友黄姗如。祭拜死去的战友是这次勐腊之行的重要行程之一。在黄姗如殡葬墓地,战友们挥舞砍刀清理墓地的杂草,又在连长钟珠宝主持下,举行了祭拜悼念黄姗如战友的简短仪式。战友们伫立在墓地前默哀,献上鲜花,不禁热泪盈眶、难抑悲痛。墓地里,埋葬着多位水利二团死去的战友,或是因公牺牲,或是意外身亡,他们把宝贵的青春与短暂的生命都献给了南疆,我们将永远铭记他们,愿他们安息吧。

回程途中,我们终于见到了大树脚水沟大坝,湍急的河流在此越过大坝,形成明显的落差,宛如镶嵌在南腊河上的一条银链。重见大坝,令大家兴奋不已。四十年前全团在此夜以继日挑灯酣战的场景记忆犹新。当时为了引水上山,将南腊河截断,让河水改道,分两部分先后建造大坝。工地汇集了多台搅拌机、汽车、翻斗车,机器轰鸣,车水马龙,场面蔚为壮观。由于知青一日三班在此日夜施工,我们常在睡意矇眬中被唤醒,跌跌撞撞赶到工地,而耀眼的灯光一下又刺得我们眼目清亮。大家纷纷在大坝的标牌前留影,因为大坝是我们这些当年挥斥方遒、意气风发的建设者的见证人。

晚上,勐腊县水利局局长设宴招待,并赠送每人云南普洱茶,向上海知青表示诚挚的感谢和问候。这充分说明当年知青为勐腊水利事业所作的贡献,当地政府和人民永远是感恩在心的。

翌日清晨,我们在恋恋不舍中告别勐腊。再见了勐腊,如果不是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我们的人生可能不会与勐腊有任何交集。虽然我们未能亲历勐腊三十年来的巨大变迁,但当年的偶遇却使我们之间结下了难解之缘。我们由衷地为勐腊的今日繁荣而喝彩,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关注勐腊的发展,并祝愿勐腊的明天更美好,人民更幸福。

尔后,西双版纳州水利局领导也在景洪港宴请我们。在傣族少女轻歌曼舞与悦耳悠扬的乐曲中,局领导向上海知青频频敬酒,一再感谢知青为版纳水利事业所作的贡献。战友们也上台合唱当年连队战友王甫建谱曲作词的歌曲“我们来到西双版纳”答谢水利局领导。

归途中,我仍在感悟。深感知青岁月虽历经坎坷,但赠予了我们坚忍不拔的精神财富。使我们若干年后,在面对学业、事业、社会变革带来的冲击等多重压力下未曾退缩,始终乐观面对一切,勇于选择前行。仿佛内心一直有强大力量的支撑,这是知青时代的磨难铸就了我们坚忍坚毅的性格与意志。许多战友在国家经济结构调整、赖以生存的企业倒闭下岗后未怨天尤人,而是积极寻找再就业岗位,或起早摸黑在菜场设摊,或到工厂做临时工,或走艰难的创业之路,数十年风雨兼程,承担起支撑家庭、抚养子女的重负,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正是知青精神的体现与延续。

云南之旅,成为连队纪念知青上山下乡四十周年运动联谊会的重要汇报与交流内容。许多战友看到倾注青春与热血修筑的水渠、渡槽;看到种植茂密的橡胶林后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因为在那片土地上,曾经跃动我们意气昂然、英姿勃发的身影,拥有我们共同的青春感触与情怀,承载了我们激情飞扬的青春理想。

我深感,对知青岁月的追忆与感知将会伴随我们终生。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