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大坝之歌  

2012-12-01 10:48:02|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   坝   之   歌

(一亇参与者的心声)

作者:蔡振康

 

当你经过十四公里处的南腊河边,

一条如巨鲸脊背似的灰色大坝拦河横臥。

浅浅的潺孱的水幕墻,

静静的黙黙的映入眼帘。

哦!大坝,大树脚引水工程的起点。

它生生地把河水抬高了数尺,

河水,从此,在这里顺从人类的意愿,

爬上了绵延的无量山灌溉、发电。

 

对!就是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们,一群十六、七岁的上海青年。

用青春、热血、汗水与疲劳浇铸了,

浇铸了改变这亘古山川的大坝诗篇。

 

回想起那如战场的日日夜夜,

工地上红旗招展,人声鼎沸。

搅拌机、发电机昼夜轰鸣,

寂静的河滩迎来喧哗一片。

水泥车川流不息,

工程人流匆忙不断。

多少个日日夜夜啊!

现在还记忆犹新就在眼前。

 

我们一连离大坝最近,

就作为机动突击团队,

只要工程需要,隨时拉上去突击顶班。

工作其实也简单,就是搅拌浇灌,

可那份辛苦啊,是我一生的生平之最。

多少个日日夜夜,

白天黑夜连轴转。

生活就是吃饭、走路、浇灌、走路、吃饭,

睡觉、吃饭、走路、又去浇灌。

几个小时不停地干,灰、泥、汗水交溶,

浑身的灰白、一脸的呆板。

就象秦坑里的兵马俑武士,

只多了一双翻动黑白的双眼。

长时间水泥的浸蚀,

一双茧手变得婴儿般的粉嫩。

特别是经过夜班的洗礼,

离开了喧闹紧张的作业点,

步履如同醉汉踏上了海绵。

裹着夜雾,迎着晨曦,

一路的无语,徜佯在半醒半眯之间,

三公里也变成长路漫漫。

 

回去洗把脸又是吃饭,

把衣服一脱抛向屋顶。

让太阳把它晒干,

男生就是脏、懒。

倒头酣声大睡,

不知是哪月哪年。

当凄厉的哨声无情响起,

滿脸的矇眬与无奈。

可是一定要起来的,

那是命令的呼喚。

 

由于泥、灰、汗液的浸沾,

衣服是晒干了,也变得僵硬。

犹如武士的甲胄、穿上它真成了兵马俑,

大伙相视一笑、忙着揉搓、拍打。

连领导看到了……,

动员连队女生帮忙洗涤。

谢谢妳!衷心地感谢妳,

不知是谁、好心的姑娘。

这么脏的衣裳,

即使是爹娘也会皱眉。

实在是不好意思,素昧而又熟悉的姑娘。

给你们添麻烦了,至今连声谢谢也沒说上。

看到堆放清洁齐整的工装,

男生心里是一阵的感激连漪。

谢谢大坝工程,

没有你、衣服上就不会留下姑娘的手馨。

 

在大家坚强不懈的努力下,

大坝喘息着、蹣跚着延伸向前。

啊!终于合拢了,

历史在这里画上了句号。

每当看到它、即使是在图影里,

心中就会一阵的激动感叹。

因为坝里有我的汗水、脚印与身影,

也铸进了我们的一片真情。

哦!大坝,我的孩子,

对你、我们有太多的思念。

我真想抚摸你,拥抱你,亲吻你,

大坝,我的爱!

至今已有四十年,

沒有鲜花,没有掌声,只是默默的奉献。

如同我们,

    为了共和国的昨天、今天、明天。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