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十六连,从此进入我梦乡  

2013-05-30 08:24:07|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连,从此进入我梦乡

作者:程永禄

 

“到了,到了!”

我们纷纷从车上跳下。踩在脚下的是一条沙石马路,路一边是山,可见到傍于山脚旁的一块路碑:26公里;另一边是一条大河,后来知道它叫南腊河,我整个的知青生涯就是在这条河边度过的。

到了!我们是到了哪里呀,就在这荒山野地里?我们下车的知青全惊呆了。再打量,在河对岸有一小群人聚在一处,有人在招手,他们身后有两幢茅草房。到了?河那边的茅草房就是我们该到的地方?

卡车吐出人,吐出行李,发出轻吼,噗噗噗地往前驶去,我们被抛下了。

路上走了十天,沿途是渐次冷落。昆明下来,长长的车队,蜿蜒的盘山公路,一路跟着的滚滚红尘,一辈子都留在了我记忆里。开始还能看到小县城,小城镇,过了思茅,汽车就是在大山里钻,半天见不到一个人。现在就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把我们放下了?

有人已经在帮着把行李往渡河的竹排上搬。这到底是到了哪儿呀?我心里在问着。

26公里路碑旁有一条小径,往山上延伸。不约而同,好几个男生拔脚就往小路奔去,根本不顾身后的吆喝声。向上、向上,爬到最高处,看一看我们到底是到了哪儿。可爬得够高了,看到的是:我们身处崇山峻岭中,我们裹在西双版纳的密林里。山脚下边那横着的两排草房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下山,人有点呆,有点傻,有女生哭了。

过河,上了河岸,发现,站在河边迎接我们的,竟然是比我们早出发十天的张江同乡。与我们形成对比的:他们脸上却挂着笑容。笑是会传染的,上了岸,心情也好了些。

人齐了,行李也来了,好像有一个集合的形式,反正乌合之众一般的。连长余仕富,指导员李世栋都讲了话,不大听得懂,只听到了水利兵团,兵团战士之类的。往下是分班,找自己的行李,又互相帮着抬到宿舍,铺床架蚊帐。

整个一天,从勐腊“飞机场”被指导员接来之后,脑袋里就是乱哄哄的,到这时才算安定下来。其实,整个十天,从上海出来始,我都觉得晕头转向的。

这时有人开始写家信了,或趴在竹床上,或跪在木箱前。这也有点羊群效应,一会儿,整个营区都安安静静的,我们新来的知青都在做同一件事。出门时,家人关照的,到了那里就写信。

打开箱子,找到信纸、信封、邮票,这也是每个知青必备的“行李”。蹲在床前,铺下信纸,写下:“爸爸妈妈”,感觉不好,撕下一张,换一张。再写:“亲爱的爸爸妈妈”……看着白纸上的黑字,心里酸酸的,用手去揉眼,墨水却沾到了手掌上。寂静里,似乎听到有女生嘤嘤地哭了。

写着写着,响动又大起来,有人问:我们这是到了哪儿,写什么地方?没人应声。静一会,有人焦躁起来:这是啥地方呀,叫我怎么写?大家抬起头来,一脸茫然。终于有人说,信里先不要说具体的地方吧。

接着,总得报点喜吧,咬了咬笔杆,写:我们的连长指导员都是解放军,斜背着小手枪,很神气的。写到这,我挺了挺趴累了的腰,看看仍然弯腰佝背的旁人,我笑了。

内容写好了,开信封,第一次,工工整整写下那个熟得不能再熟的地名。从此,上海那里成了我的家乡、成了我的故乡。

写完了,对着信凝视了好久,长长地叹一口气。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全部的思念都寄托在这里面了,我的光荣、我的梦想则寄托在信封“寄信人地址”的后面,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我挤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水利二团三营十六连”。

哨子响了,夹着“集合了集合了”的吆喝,我们又要集中了,是吃晚饭。然后每个班发了一盏马灯,晃荡着挂在屋子中间,我还被碰了两下,然后是睡觉。因为劳顿、因为年轻,我一下就睡着了。

十六连,从此进入我梦乡。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