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我的播音生涯点滴  

2012-11-11 09:25:51|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播音生涯点滴 

 

——记易武镇上第一次放电影《红楼梦》

作者:施明华

 

 在我们上山下乡初期, 要想看一场电影是很难的。尤其是我从水利兵团上调到所在的易武公社(茶马古道的源头),看电影对当地的老百姓来说,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

在易武山区,人们获得的信息,除了蚊子样时续时断的电话和迟到一星期的报纸外,有线广播发挥着其巨大的宣传作用。在易武,播音员“小施娘娘”的声音,几乎老少皆知,只要一天听不到我的声音,他们就会猜测:小施娘娘是否病了?是否回上海了?而我也因工作出色,得到大家的喜欢,也曾获得“勐腊县广播电影文化系统的标兵。”

一天,接到县里的电话,电影红楼梦要来易武放映,这可是好消息。我赶紧打开扩音器,向大家播报这一喜讯。

天刚黑,只见老老少少手拿板凳陆续赶来。年纪大一点的手拎着火笼(一种竹编的小篮子,里面放置搪瓷碗,碗里放几块火碳)取暖,易武山区的夜晚是很冷的。年轻的姑娘小伙打扮的漂漂亮亮地结伴而来,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许多人从几十里外的村寨早早赶来。电影还未放映,广播站楼下的田里已经黑压压地坐满了兴奋的人群,几乎像过节一样热闹。

影片中精彩的情节深深地感染着人们的心,许多人看得泪流满面,全场鸦雀无声。我们广播站的发电工(香堂族小伙子),张大着嘴,惊奇地小声对我说“阿莫!怎么你们上海人个个像仙女,那么地好瞧?”

电影放到一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我拎起电话,只听见公社值班的领导说:“快!通知所有的医生,马上到医院来。”我想可能有急症病人,所以立刻通知了三遍。可是,也许好久没看到电影了,也许是影片实在太吸引人了,我连续通知了几次也没见一个医生站起来,可能他们认为反正有值班医生在,没事的。直到领导亲自到场催促,医生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场地。

第二天早上,传来了可怕的消息:有一家子听到电影的消息后,从几十里外的拿莫田来到镇上的舅舅家吃晚饭。而舅舅家的大女儿为了招待他们,特地采来了雪白的野蘑菇招待他们。由于急着要看电影,因此鲜美的蘑菇汤顷刻间被全家喝了个精光。因为这家人的母亲体弱多病,早年病逝,父亲也常年病体缠身,因此家里条件很差。菜少人多,舅舅家的三个二十岁以下的大孩子,则懂事地谦让给其他人吃。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饭后没多久,全家人就不同程度地出现了中毒的状况。可能是中毒太深,也有可能因为医生没及时赶到,而拖延了抢救的时间,半夜里四十多岁的舅舅和7岁的小儿子、还有亲戚家的两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四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命殇黄泉。而三个懂事谦让的姐弟则幸免于难。突如其来的噩耗,使这家人的后山平添了四座新坟,凄惨的场面,令人唏嘘不已。

看似招人喜爱的野蘑菇,其毒性非常厉害,如果烹调不当,就会中毒。据说当地人经常吃的,而这家人以前也吃过,没想到这次却出事了。四个冤魂做梦也没想到,一场电影会把他们送到了奈何桥边。

在看电影中发生的这件事,我内心一直很纠结:要不是我发的通知,来镇上看电影《红楼梦》,他们就不会从这么远赶来吃野蘑菇......。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可这件事我一直忘不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