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捕鱼志趣  

2012-10-27 10:05:50|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捕 鱼 志 趣 》
作者:赵群明

 

南腊河下游是一条宽阔的大江。河道中深潭众多,河水中怪石盘踞。有的地方深不可测,而浅滩中又是急流汹涌。在河水中,鱼类资源十分丰富。这对于物质生活相对匮乏的我们来讲是很大的诱惑。于是我们想出各种抓鱼的手段。应用最多的就是炸鱼、下钩、拦网和钓鱼等。我在这方面称得上是队中最活跃、抓鱼最多的一个。

 炸鱼得用雷管炸药。由于当时的施工单位对危险品的管理制度并不十分严密,我们经常有机会搞到炸药雷管。我们使用的硝氨炸药,稳定性好,除非雷管引爆,一般自爆的几率近乎为零。于是,我们床底下成了藏炸药的地方。炸鱼的时候,我们一般先选择好一些无人去的深塘,将两支炸药放在一个曾装食物的广口玻璃瓶里,将导火索剪下一根烟左右长短插入雷管,然后将雷管插进炸药,再用像和面团一样和好的黏土把罐头瓶口封好,仅露出导火索的一头,这样炸药瓶到了水中以后短时内水不会浸湿炸药。这是我们实施炸鱼的前期准备工作。在选好投放炸药的位置后,我们点燃导火索将瓶子扔进水中,大约7秒左右,炸药发出沉闷的爆炸声,水较浅的地方,炸药的爆炸会在水面激起一个冲天水柱。而水较深的地方,爆炸仅仅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和在水面激起一些涟漪。在有鱼的地方,炸死或炸晕的鱼陆续以肚皮朝天的方式浮出水面。鱼多的地方,远望水面呈现一片白色。我们下水后,在鱼多的地方,往往会同时两手各抓一条鱼,嘴里再咬上一条鱼返回岸边。经过多次来回抓完水面的鱼后,水底下还会有很多沉底的死鱼,在那清澈的水里潜伏着,很远就能发现,再一并打捞上岸。炸鱼是一种快速有效的捕鱼方法,但是它又是一种毁灭性的捕捞方法,爆炸声起,无论大鱼小鱼一起炸死,经常炸鱼的河段,鱼类为此大大减少。 下钩是我们捕鱼的另一种方法。早在建造勐润大桥时,我们就通过晚上下钩钓鱼的方法改善伙食,但那里河的水浅鱼小,收获不大。到了在南腊河口造桥时,河宽水深,鱼多且大,晚上出去下钩,早上收钩,经常有所收获。一般我都与战友毛继东两人搭档出去下钩。开始,从上海带来的鱼钩不是被折断,就是鱼线被拉断,可见河里的鱼儿不可小看。于是,我们设法改进渔具,把钢性好的雨伞骨架烧红后锻制成大鱼钩,再用微型钢锉锉出倒刺,经过热处理后,一只只大鱼钩做成了。用7—8厘米长的小鱼作鱼饵,几天后我们就有了惊人的收获。一天早上,我和毛继东去收取隔夜下的鱼钩,发现我们的鱼线绕上了上游漂来的一只散架的只剩几根竹子的竹排,而竹排在鱼线的牵引下正在上下沉浮,哈!上大家伙了。拉开竹排,提拉鱼线,有生物在水下拼命挣扎。为避免用力过大引起钩、线拉断,我们先不着急把鱼拉出水面,而是先消耗它的体力,几个回合下来,鱼的体力渐渐消去,我们发现下钩钓到的竟是一只巨大的甲鱼(鳖)。一只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大的甲鱼。拉上岸后,它还在拼命挣扎,此时,竟然还能听到它急促的喘气声。我俩把捕获的甲鱼抬到食堂过秤,竟有32市斤重。如果不是队里那么多人见证我俩钓到这么大的甲鱼,也许大家一定会说我是在吹牛。当晚,队里很多人都尝到了这只大甲鱼的美味。其实那时在勐腊县的水域里,确实时不时有人会捕获好到几十斤重的甲鱼。那里有大甲鱼的种群存在。大的甲鱼可长到60多斤。在以后的几个月里,我们又陆续下钩钓到过几只甲鱼,有20多斤重的、5-6斤重的不等。甲鱼生性凶猛贪吃,遇到饵料往往一口吞下,当它想要离开时鱼钩发挥了作用,只能乖乖就擒。当然,它那钳子一般的牙齿,常常也会把鱼线咬断后逃之夭夭。曾有过我们收上来的仅是线而已经没有鱼钩了。所以,我们的鱼线一般也是用很粗的锦纶线而不用容易咬断的尼龙线。除了甲鱼外,印象较深的是一次我们还钓到过一条7-8斤重的“胡子鱼”,这鱼的样子有点像鲶鱼,但和鲶鱼不同的是它长有2根长胡须,鱼有多长,胡须就有多长。我们只在南腊河里见过这种鱼。2006年回云南向当地人谈起此事,据他们讲,现在南腊河里还有这种鱼。它们除了觅食的时间外,平时都躲在水下石缝石洞中。所以一般很少能见到它们。

用丝网拦鱼也经常有收获。我曾经买过一张30米长的尼龙拦网,网眼约3指宽。把网顺着河道水流较平稳处放置,等于在水中树起一面网组成的墙,小鱼游过能从网眼中钻过,大鱼游过就无法穿越。而那些半斤至1斤左右的鱼想钻过网时,两鳃就会被网线卡住,进退不得,早上去收网,往往有几条鱼可以收获。直至后来有一天晚上突降大雨,猛涨的河水冲走了我的鱼网,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使用过拦网了。

由于当时那里的生活条件实在差,几乎没有什么荤菜可以改善生活。那个时代也不允许有集市买卖的行为。没有地方可以买到鲜活的鸡鸭鱼肉。南腊河里的鱼又是天然野生的佳品,于是,看到鱼我们都会馋得眼睛发直。那里的鱼吃起来味道特别鲜美。鱼抓得多时,烧好后我们不用碗而用脸盆装,大家一起享用。有时在野外捕获到鱼,不等回家,把鱼从背部破开,洗净后洒上一些盐巴,用竹片夹上在炭火上烤熟了吃,味道特香,现在我们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吃到如此优质鲜美的绿色食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