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我与蛇  

2012-10-25 21:27:19|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我 与 蛇 》

作者:龚韬英

 

我属蛇,我嫁个男人属蛇,生个女儿又属蛇,找个女婿也属蛇,说来这蛇仿佛与我有缘。

我恰恰最怕蛇,不要说看到它,想到它我都发怵,我的这种怕是骨子里的。例如,我去菜场买菜,离我一米多远的地上有一个大网线袋,里面装有十几条活蛇,我以为是什么东西,隔那么远看了一眼,当看清楚是蛇时我浑身一颤,汗毛根根倒竖,几乎站立不住。以后,我不敢再去这个菜场,老公问我,这网线袋是扎紧的你怕什么?

我是不由自主的怕,与生俱来的怕,发自本能的怕。在西双版纳的连队里,我曾经历过四次与蛇狭路相逢。

第一次是我到连队的第二年。我们上山坡砍飞机草,全班成员一字排开,相互之间相距3米,手拿锄头向山上进军。快到山顶的时候,我一锄头下去,飞机草倒下之处横着一条绿色的长蛇。那蛇也不知是受惊了、呆傻了、还是在美美的睡觉,竟安然躺在那儿一动不动。而我却被这突如其来出现的“睡美人”吓得失去控制,象疯子一样拽着锄头往下奔跑。当我跑到山脚才回过神来,两小腿被自己的锄头擦碰出十几条伤痕正在流血,可我自己却浑然不知。

第二次是我去山涧洗衣服时。那是我最喜欢去的一处地方,山涧边矗立着一块高两米直径一米五左右的大石头,在大石头下有一块方方正正的小石头,正好是姑娘们歇脚的天然石阶。大石头把西沉的太阳挡住,在这儿洗衣服既凉快又富有诗意。姑娘时的我活泼好动,走路喜欢跳跃。那天我把脸盆端在左腰间,一路跳着至山涧。跳到大石头下迅速放下脸盆,只听得“嗖”一声有东西从我头顶上划过,落在我眼前小方石上竟是一条铜钱粗细一米多长的小花蛇。蛇盘在大石头上探身向下想攻击我,由于我迅速下蹲使它扑了个空,掉下来的长蛇或许也紧张了,竟然在我面前扭起了秧歌。照理我此时应该拔脚逃跑,可是我的双脚像被粘在石板上似的迈不开步,浑身颤抖着像烂泥一样瘫软了。眼看瘫坐下去的身体就要去亲吻那盘跳的蛇了,说时迟那时快,蛇以为我蹲下去是抓它的,“嗖”一下逃窜了,我刚好跪倒在那蛇跳舞的位置。许久,回过神来的我在想象:如果我被押上刑场,那个浑身发抖的怕死鬼一定就是我。

第三次是我和金建中确立恋爱关系以后。他在我们女宿舍前造了一间约有18个平米的厨房,厨房和宿舍之间有一条宽宽的路,我让金建中在厨房前安上晾衣架,每天劳动回来的衣服洗了能在门前晾晒。一天,我正背对厨房面对宿舍在晾衣服,只觉得厨房顶上掉下来一根粗重的毛竹鞭打在我的肩上,然后掉在我脚板上。我低头看去,咦!怎么没有毛竹?再朝路中间看,啊!一条长约两米、粗壮的大蛇正朝宿舍游去。我马上意识到刚才打在我肩上的不是毛竹,是这条大蛇。我尖叫了起来,金建中闻声过来把蛇打死。我想如果那蛇挂在我脖子上或者肩上我会怎么样?我越想越怕,怕得我扑在床上号啕大哭。直到把金建中哭烦了,差一点为此事闹分手,他嫌我没事找哭,我嫌他没有怜爱理解之心。虽然大蛇没伤到我,但是这次经历使我刻骨铭心,也许这是我一生中哭得时间最长最伤心一次了。

第四次是如厕时的偶遇。连队的茅厕是挖一条长约9米、宽约一米五左右的坑,上面每间距40公分就摆放一遛木板作踩脚,然后一隔为二,再用树桩竹篱笆围起来就算是男女厕所。男女厕所的隔墙再用茅草用竹篾扎上厚厚的两层,顶也是用竹子和茅草扎成的,一般扎得不高,厕所的顶是向一面斜的,前高后低,如厕站立的地方大约才两米高。那天我去厕所,见里面有一位战友,打过招呼后就蹲下了。那战友出门后笑嘻嘻地指着屋顶对我说:“韬英,你头顶上有条蛇。”我抬头一看,一条竹叶青盘在竹梁上,伸出半尺长的脖子下探着与我对峙。此时的我已经经历过三次蛇难,磨练出了能够不瘫软的胆量。不过,我不敢动,那架势就像只要我动一下它就会俯冲下来。我哭着叫救命,连队的人听到我的求救都围了上来。有的人出主意,扔一把伞进来,我不敢,怕蛇窜下来就是在伞上我也怕。金建中闻讯赶过来了,他要抓蛇,我求他绝不可挑战那蛇。这时外面的嘈杂声惊动了那条蛇,它转过脖子朝门的方向窥视,我一见机会来了,悄悄的朝里面退了几格,经过努力我已经退到与男厕所相隔的墙体。这时厕所外的人越聚越多,蛇感到不妙,也开始朝里面挪动,我绝望地大叫。这时男厕所那边有人叫我,他们已经帮我在墙上拨拉出一个不大的洞,我不顾一切地钻了过去。几乎是同时,金建中已经把蛇抓了出去,狼狈至极的我双腿被竹片划开了几道血痕。

美丽的西双版纳留给我深刻的印象,其中就有这四次与蛇的偶遇。按说我与蛇也是有缘,四次相遇它都没有伤害我,第一条蛇见了我纹丝不动,第二条蛇给我跳秧歌舞,第三条蛇拍我一下跟我亲密招呼,第四条蛇也许只想陪陪我。

我属蛇,我与蛇有缘,我又极怕蛇!而我的女朋友波儿说我就是一条蛇。

在高桥镇上人人皆知我和才女波儿是一对亲密姐妹,我们喜欢穿一样的衣服,戴一样的首饰,人们甚至分不清谁是韬英谁是波儿。

好多年前的一天,波儿做了一个梦,身上缠绕着两条色彩斑斓非常漂亮的蛇,她说她生平最怕蛇,但是在梦里她一点也不怕,而且跟这两条蛇特别亲热。她清楚地记得两条蛇是一公一母,虽然她分不出蛇的公母,但是她就是这么感觉的,并且感觉它们将缠绕她一生一世。

巧的是1989年7月我们参加市供销社舞蹈大赛回来,舞蹈队就要分手的时候我对大伙说:“8月15日我生日,我们聚一聚。”当时有位独舞得一等奖的男士说:“好的,我请客,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生日是8月15日?”波儿回他道:“谁说你,是韬英生日。”结果我们把身份证拿出来看,竟然都是1953年8月15日,一问时辰也都是子时,因此我和他成了“四同”。波儿就这样被我们两条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辰的蛇缠住了,我成了她一生中最亲密最要好的朋友。1990年波儿不顾我的劝阻和种种阻挠与自己的丈夫离婚嫁给了我的“四同”。

二十年过去了,波儿说:这是命,她的一生就是给这两条同年同月同日同时辰的蛇紧紧地缠绕,其中一条蛇就是你韬英。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