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似水年华之:老虎团长  

2012-10-26 13:31:38|  分类: 战友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 虎 团 长

作者:孟榴棣

 

 团长姓“虎”,老虎的虎,战士们称呼他为“老虎团长”。

第一次见到老虎团长,是在刚到兵团不久的一次全团大会上。炎炎烈日下,他站在露天主席台中央,身穿军装,两手叉腰,腰间的皮带上挂着一把手枪,枪套里露出一截鲜艳的红绸。清瘦的脸颊,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在红领章、红帽徽的映衬下,显得威武有神!

我远远地凝视着他,情不自禁地赞叹:“老虎团长,名不虚传!”

主席台上,老虎团长虎视眈眈,高声呼喊“最高指示: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在那个特殊年代,但凡会议或仪式,有一特定流程,发言人首先要背诵一段“最高指示”。而老虎团长每每背诵最高指示,总是这一段毛主席语录,这一段语录的精髓,镌刻在他灵魂、融化在他血液。

老虎团长是昆明军区闻名遐迩的英模。他在部队当战士的时候,执行一项为藏区部队运送粮食的任务。那一天,气候相当恶劣,狂风呼啸,飞雪铺天盖地。他带领战士们冒着严寒,赶着装满粮食的马帮,艰难地行进在冰山雪岭之中。突然,一堵悬崖横在眼前,抬头是峭壁,低头是深渊,脚下是条只能走一个人的窄道,牲口无法通过。怎么办?前进不能,后退更不能——藏区部队官兵等着粮食啊!大家一筹莫展、心急如焚!忽然,“老虎”卸下马背上的粮食,弯腰趴下,驮起牲口,向着悬崖下那羊肠小道走去。硬是背着马一步一步闯过了“老鹰嘴”,将粮食按时送到了目的地。

世上只有马驮人,而一个姓虎的战士,创造了人驮马的奇迹。“老虎背马过雪山”的事迹传遍了昆明军区,感染了多多少少年轻人。

听了老虎团长的英勇故事,更使我对他肃然起敬。

后来,我从连队调到团部工程组,跟团长接触多了,发现这只“老虎”不但可敬,还十分可亲呢!他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官架子;待人和气,不耍威风。经常和我们一起劳动、一起吃饭。

平日里看到的老虎团长是另一副模样,他脚穿解放跑鞋、鞋上沾满岩土,高卷着裤腿,走路箭步如飞;双眼时常布满血丝,没看到他有一刻歇着。

其实,他没办法也不容歇着。在那个物资匮乏、设备奇缺、要什么没什么的艰苦年代,分管工程建设的老虎团长,担子有多重,责任有多大!从小红桥到大树脚,3个营共18个连队驻扎在勐腊河两岸的山坡上,18公里长的水利工地平铺在河南面蜿蜒陡峭的半山腰。五年里,撒落在深山的18个连队,时常都能见到老虎团长的身影;18公里长的工地,处处留有老虎团长的足迹。

老虎团长还经常带团部工程组的“小鬼”,带上测量仪器,跟随他下连队、上工地。

“小鬼”们跟他上工地,不亚于上战场,紧紧尾随着他,还是被远远落下。老虎团长一下攀上山顶,俯瞰一阵施工工地,一下冲下山坡,从战士手里接过大锤,“叮叮当当”示范打炮眼;一会儿,又抄起钢钎,那一片片风化石听话地在他双手紧握的钢钎撬动下“哗啦啦”塌落。我经常被眼前的场景惊呆,这哪是团长,俨然是一只威猛的老虎。

听说,老虎团长本姓“贺”。傈僳族的他从小失去亲人,孤苦伶仃。十四岁那年,他找到解放军,百般恳求,坚决要参军。部队首长被感动了,收下了他。登记的时候问他姓名,他说姓“贺”,云南方言“贺”、“虎”难分,听的人以为是“虎”,问道“是老虎的虎吗?”,一个目不识丁的穷孩子哪认得“贺”字和“虎”字,他随口答道“是的”!从此以后,他就姓“虎”了。

三十年后,这个姓虎的人,在国家困难时期,带领部队、地方几十号人在崇山峻岭中就地取材,建简易房,安置了2500名从上海来的稚嫩的学生;接着,用五年时间,教育并指挥这些学生,靠柔弱的肩膀和双手,在深山老林的悬崖峭壁上劈山引水,建成了18公里水渠和大树脚水力发电站。渠水长年流淌,浇灌着山上山下的树木和农田;发电站输送的电力,给勐棒地区的老百姓带去了福音。老虎团长又创造了奇迹!

水利工程建成后,老虎团长调回勐腊县武装部任部长。我随几十个知青调到勐腊县地方部门。县城很小,老虎团长经常会抽空看望他的“小鬼”们。每当见到老虎团长,我们这些“小鬼”感到特别亲切。

知青返城潮中,我离开了勐腊。从此,再没见到老虎团长。

许多年后,听勐腊回上海的人说,老虎团长已退休,回丽江老家了。

又过了好多年,小宋去云南回上海后告诉我,他去了丽江,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老虎团长的家。老虎团长见到昔日的“小鬼”,高兴得像小孩一样;他还拿出珍藏了三十多年的水利二团通讯录,据说是我这个“小鬼”帮他整理的。小宋说,临别时,老虎团长拄着手杖,颤巍巍地送到巷子口,依依不舍。

我说,我一定会去丽江看望老虎团长。

去年,从云南传来消息,老虎团长驾鹤西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难过极了,满心的后悔、自责!为什么不在小宋回来后立即去丽江呢?这时我才真切懂得,这种事情是等不起的!

老虎团长,您的“小鬼”永远怀念您!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