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版纳轶事之:难忘的岁月  

2012-10-23 07:50:07|  分类: 版纳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 忘 的 岁 月

作者:金勇康

 

       六、七十年代跟现在不好比,那时的条件都很差,云南的条件就更差了。那时的西双版纳荒凉无比,当时景洪最高最好的建筑,就是市中心大街面对面的百货商店和景洪旅馆了,高度只有二层。景洪旅馆在马路的南面,百货商店在北。
       百货商店靠马路西侧的对面,有一间厕所,墙是用土夯成的,从外看厕所破旧不堪,墙上爬着不少壁虎,厕所内很简单,地上挖条深漕,上面横卧几根10厘米左右粗的树棍,就能解手了。地上满是蠕动着的蛆。白天如厕,看到是阳光穿透破瓦撒落在地上那大小不一的白点。晚上如厕,抬头可见天上的星星,低头就是满地的月光。
       一个从大城市来的青年,看到眼前的情景脑海中泛起无限暇想,景洪是西双版纳版纳首府况且这么差,照此推断,橄榄坝我们的目地水利兵团的条件肯定还要差。
       第二天早上,从江边码头乘座红旗1号汽轮顺澜沧江而下,此时,多数知青在甲板上欣赏两岸美丽的景色,而我无心欣赏只是在思索着,企盼我去的地方条件好一点不要太差。不知是谁在叫橄榄坝到啦!叫声打断了我的沉思,只觉得心中一紧,像被细绳轻轻的抽了一下,从沉思中惊醒,橄榄坝到底如何马上就会揭晓。
       在一片喧闹声中,红旗轮停稳了,知青们挑着行李提着包裹急着下船,争先恐后地向出口处涌。由于是出远门,所以东西都带得很多。几个弱小的姑娘在前推后拥下,终于挤到上岸的口子。正想跨上跳板上岸,一看又不敢了,只好把伸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原来,船与岸距离很远是用跳板连接起来的,跳板与地面的相距也很大,像这种情况不用说是姑娘,就是小伙子空着手走也要有点勇气的。
       在拥挤中姑娘被逼上跳板,无奈的跨出了胆战心惊的地一步,在身后无数次的催促下,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向前挪动。越往前走,跳板上的人越多晃动也越大,最后不少人失去重心从跳板上掉下来。
      上了岸,沿着一条土路走了100多米,前面有声音传过来:橄榄坝镇到拉!听到消息,我加快步子走到队伍的前面,看到面前的情景迷惘了,眼前的一切用八个字来概括:荒凉无比、破旧不堪。当时是冬季已经有二个月没有下雨了,土路上的泥灰足有二寸厚,人从上面走过不仅留下一串深深的脚印,而且鞋内总是弄得都是泥土。碰巧车子从身边开过,扬起漫天的土尘,弄得你头发、眉毛、脸上到处都是象个灰人。
       此时此刻,次情此景,改变了对版纳的印象,动摇了我对建设边疆的信心。好象刹那间从天堂来到了地狱,由王子变为奴隶,什么理想、信念,所有豪言壮语都不存在了。
      这种印象,这种感觉,将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的加深、加厚、加浓,也随着空间的扩展辛酸事、伤心事越结越多。过去的事直到今天还挥之不去、刻骨铭心的在我心中。
       午饭是在橄榄坝公社的食堂吃的,吃饭时无意中看到,热烈庆祝橄榄坝公社成立的宣传标语,落款的时间是1969年的10月。也就是说人民公社成立才一个月,比内地晚了整整11年。怪不得当时的版纳那么落后。
      到兵团后的处境就不言而喻了,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苦。无论生活水平、工作情况、环境条件都非常苦,可以毫不夸张的讲要比黄莲还要苦三分。
      到了兵团,眼前看到的是整排整排的茅草屋,这些草屋都是用茅草、竹子和树叉建的。房顶是用茅草编成后铺的,四周的墙是用泡竹敲扁后编的,房子的柱子是用树叉架的。这种房子墙壁四面透风,白天,里面看得到外面。晚上,外面看得到屋内油灯摇拽下人影。由于透风房子不隔音,晚上夜深人静时,说话声和女知青的解手的声音特别清脆。
      西双版纳的气候一年二季即旱季和雨季,要么长时间的下五六个月的雨要么就一直不下。初到兵团赶上旱季,旱季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生活虽然很苦还能吃上一点蔬菜。当时蔬菜品种很少,整个旱季吃来吃去就是卷心菜和茄子。烧的菜中油水很少,几乎看不到一点油花,就是这样的生活也已经不错了。
       到了雨季生活就更差了,就是不放油的菜也吃不着了。由于天天下雨什么菜也长不出,因此蔬菜很少附近的村寨同样没有菜卖。整个雨季中没有菜吃是经常的事,有时甚至三五天没有蔬菜吃,碰到这中情况只好烧盐巴汤下饭(用盐煮的汤)。
       刚开始,每人一个月还有一斤肉,后来就没有了。知青面临的生活更苦了,身体所能承受的也到了极限,女知青开始浮肿,男知青下身出现发痒的情况。经团部医生诊断,浮肿是由于缺乏营养,下身痒的原因是缺少维生素C,也就是少吃蔬菜造成的。
       刚来兵团,知青还要过劳动这一关,在上海时什么都不会干,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主少爷生活,是一群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少男少女。因此,对这群人来说过劳动这一关确实也是很痛苦的,也是最难过的一关。
       我被分在水利三团的一连,刚到时水库还没开始修,因此,做一些准备工作。男的上山砍柴筏木,女的种菜或上山扛木料。男的一天工作下来满手起泡,第二天手一碰斧把钻心的疼。女的上山扛木料山高坡陡,扛一次木料来回要走1-2公里的路,木料压在肩上疼痛难忍,只能两个肩频频调换,累了也不敢把木料放下来,一旦放下,就再也没有力气抬起木料了。
       兵团生活很苦,干的活也很累,但是一日三餐是保证的,而且三顿都是大米饭。说到云南的大米,其实就是籼米,因为云南气候很热,水稻一年能收2-3熟,所以云南都是籼米,尤其是西双版纳除了糯米就是籼米,粳米是没有的。
       三顿都吃大米饭,粮食够不够呢?知青的口粮是一个月40斤,男女的定量是一样的,当时兵团是军垦编制,伙食是以连为单位吃在一起的,男的胃口大吃的多女的吃的少,连队男女在一吃就够了。
      兵团生活跟工厂一样是拿工资的,一般在每月的26日发工资,知青的工资是每月28元。那时,每星期休一天,都是星期天休息。由于兵团生活很苦干活又重又累,大家都盼着发工资,盼着星期天早些到来,到附近村寨散散心,放松一周的疲劳和紧张,顺便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和从村寨带些水果。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