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小说连载)恨海情山(18)非凡的勇气  

2013-11-21 08:26:46|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奇案大纪实  

 恨 海 情 山

文/罗学蓬

 18、非凡的勇气
  孟贤禄弄清楚自己原来是在麻疯寨的一户人家里,浑身顿时激起鸡皮疙瘩,马上起身告辞。可他站起后才发现腿痛钻心,伤口红肿,已经感染发炎,根本不可能爬上勃朗山。
  老人诚恳地劝他留在家中养伤,叫他儿子去营部通知一下就行了。
  可孟贤禄紧决地谢绝了老人的好意。他是医道中人,知道有伤之人比身体正常的人更容易受到病毒的感染,决不敢在此久呆。他说走就走,拄着枪,艰难地往楼梯口挪去。
  老人连声嚷:“娃娃,你这副样子咋个走得回勃朗山?你硬要走,我扎副滑杆,和我崽崽抬你回去。”   能坐滑杆回去,孟贤禄当然求之不得。他转过身对老人说:“那我就谢谢你了,到了营部,我给你父子俩一人一块钱。”
  老人说:‘老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不要提钱,提起钱不亲热。”
  当即,老人和崽崽就扛下来一张竹椅,又从底楼猪圈里抽出两根“硬头黄”竹子,蹲在地上用绳子扎滑杆。   趁这空闲,孟贤禄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在寨子里边走边看。整个麻疯寨,总共有二三十座竹楼,和住在外面平阳大坝上的傣家竹楼并无什么两样,每座竹楼同样地分上下两层,上层住人,下层喂牛、喂猪和其它牲口,四周没有围栏。两旁的竹楼上,不仅有傣家人称的“伢”(老奶奶)在向他张望,还能听到婴儿的啼哭声。一座座竹楼前堆绿拥翠,矮的是无花果、美人蕉,高的是香蕉,巨大的蕉叶在凉爽的山风中卷曲起舞,发出“哗哗”的声响,葳蕤鲜嫩,树上还挂着一串串成熟的香蕉。两头牛,迈着老态龙钟的步子迎面而来。牛背上,骑着两个一丝不挂脖子上套着银圈的小男孩。孟贤禄心中酸楚,却强装出可亲的样子向他们微笑。那两个小男孩却被他的笑容吓住了似的,怔怔地瞪着他。走到寨尾处,景色极是秀丽,让孟贤禄蓦地想起了课本上学过的《桃花源记》。眼前是高耸的绝壁,万绿丛中,裸露出一块块红如丹霞的石壁,麻疯寨原来落在一道深深的峡谷之中。小溪如一条银链,在谷底穿过,两边同样有水田,有菜地,有男人和女人在地里干活,远远近近的目光,全都聚到了孟贤禄身上。孟贤禄很想从他们身上、脸上看出点与众不同之处,却失望了。他看到的男人都很强壮,女人不仅健康,有几个还颇有姿色。
  但是,孟贤禄也的确看到了麻疯病人。返回时他看到一间茅草屋顶的土墙房子里,一个傣族人正在往麻袋里塞南瓜。这是一个高大的傣族人,五十来岁,颧骨突出,眼眶深陷,有异于正常人的地方是双眉开阔,曾经粗黑的眉毛几乎脱尽,尚留下两道深灰色的线条,面部肌肉明显松弛,眼角被岁月拉出许多又深又粗的皱纹,手指上的关节粗大而且动作显得僵硬。
  孟贤禄一眼看出这个有着原始气质和土地一般质朴自然的老波涛是一个中晚期麻疯病患者。他手上提着一条谷草搓成的草绳,每往麻袋里放一个南瓜就用草绳挽一个结。啊,这不是结绳记事么!孟贤禄从历史教科书中了解到,人类的始祖就是用这种方式计数的,没想到了公元一千九百七十四年的今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居然还保存着这样的情景,使他油然产生出一种对于生存的怀疑与失落感!毫无疑问,这个喧嚣无情遍布杀机的世界放逐了他们,拒绝他们的参与和对话,他们只能被禁锢在一块与世隔绝的狭小天地里,生存,毁灭,繁衍后代。没有人愿意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孟贤禄躺在滑杆上让老乡父子抬着上了路。长长的滑杆一抛一落,他躺在竹椅上闪闪悠悠,舒服得像腾云驾雾一般。他看到走在前面的老人赤裸的背上大汗淋漓,十分过意不去,便故意找些龙门阵来摆。得知老人叫刘声云。他向老人谈起了他刚才在寨子里看到的情景。老人告诉他麻疯寨里其实真正的麻疯病人并不多,很多是在外面活不下去了,自己主动搬进去住的。孟贤禄闻此言如雷灌耳,大声道天下咋会有这等奇事?老人说咋没有,我刘声云一家就是……
  老人讲述的一番经历,听得孟贤禄目瞪口呆!原来,刘声云一家解放后一直住在大勐龙附近的村子里,因他在胡宗南部队里当过排长,“文革”初期就把他揪出来整得死去活来,妻儿老小也跟着受罪。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带着一家人逃进了这麻疯寨。开始红卫生兵和 “群专队”以为他逃到国外去了,还在街上贴告示通缉他。后来知道他一家进了麻疯寨,却再也没人来找他的麻烦了。一两年后他有事回大勐龙,当初要抓他的那些人见了他,还隔得远远地主动和他打起了招呼,反倒怕起他来了。
  老人为自己的狡狯和非凡的勇气拯救了整个家庭而深感自豪,他声音响亮地说:“许多没跑的人有的被整死,有的被整疯,有的自杀,我这一大家人却大难不死。麻疯病,再凶也没得人整人凶,我一家人进来都七年了,哪个染上了?只要有劳力,庄稼盘得好,干饭包谷顿顿敞开肚皮胀,政府不收公粮,干部不收提留,运动也整不进来,没想我刘声云,还能落到这福窝窝里!”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