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小说连载)恨海情山(17)误入麻疯寨  

2013-11-20 09:55:29|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奇案大纪实  

 恨 海 情 山

文/罗学蓬

 17、误入麻疯寨
  孟贤禄吓了一跳:“胡宗南,他不是国民党么?”
  “是呀。我是在沅江被解放军打败了才流落到大勐龙的,胡长官他们从大勐龙跑到老挝,又穿过老挝跑到泰国去了。我没跑,我们老家不是有句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老窝’么?这地方虽说离四川远了一些,可它也是中国啊!”
  “这么多年了,你跟老家的人联系过么?”
  “联系啥子哟,我没文化连字都写不起一个,再说我早巳在这里娶了傣族婆娘,按傣族风俗纹了身,这副模样回去还不把老家人吓死……算了,不提家乡了,我现在都是儿女一大群的人了。”
  孟贤禄沉默了,不知该说什么好。
  老人“吧吧”地抽了几口烟,走到楼梯口往外喊了两声。不一会儿,孟贤禄便听到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跟着,便拥进来五六个傣家打扮的人。一位壮实的普毛(小伙子)肩上还扛着一串熟透了的香蕉。   老人向孟贤禄介绍了,老妇人是他的婆娘,其余的普毛、普少(姑娘)都是他的儿女。
  老人对孟贤禄说:“吃吧,我们寨子里的香蕉,口味好得很。”
  一屋人,全都笑嘻嘻地盯着孟贤禄。
  孟贤禄难为情地扯下一根香蕉,撕开绿黄色的皮,顿时,一股醇香的酒味从香蕉里散发出来,吃进嘴里,清凉甘甜,沁人心脾。
  老人告诉他,老林子里的果子,不能乱吃的,很多有毒,吃了会丧命。孟贤禄从挎包里掏出一个他从树上采的果子,对老人说,他就是吃了这种果子中毒的,这是啥果子?
  见他拿出那东西,满屋人都笑了。
  老人说:“这是野木瓜,它没有毒,可有很重的碱性。吃多了,能让人晕过去。我跟我大娃崽崽去老挝的龙吐白赶摆回来,看见你倒在路上,检查你的口袋,晓得你吃多了野木瓜,才把你背回屋来,给你灌了两碗油渣水,把碱性解了。”
  孟贤禄问道:“大爷,这是啥地方?离勃朗山四营营部有多远?”
  老人说:“这里是麻疯寨,就在勃朗山脚下呀。”
  “啥?麻疯寨!”香蕉陡然落地。
  麻疯寨,孟贤禄曾经来过一次。
  那是他刚刚从七连调到营部卫生所的那个雨季。绵延起伏的勃朗山,被淹没在疯狂恣肆的雨季之中。山脚下的勐龙河洪水泛滥,将多处公路冲毁淹没,营部与大勐龙的交通完全中断。
  如此恶劣的季节里更可怕的是:缺菜。进入雨季后,蔬菜越来越少,先是吃南瓜、冬瓜,一日三餐都是。瓜吃完了吃苦菜——这种菜在四川叫笋壳青菜,其味苦涩,是专做腌菜用的——依然是一日三餐周而复始地吃。苦菜味苦、涩口,加之食堂的大锅菜少油水,没几天下来肚子里的油水就被刮干净了,人人都淌清口水。没多久,连菜地里长得像鸡毛键子一样大小的苦菜也被拔光了,几百号人就只能用盐巴水泡饭。
  病员急剧增多,而雨季结束尚早。情况异常严峻。
  一天晚上,广播通知全体干战到食堂大棚参加紧急会议。
  昏暗的马灯下挤满了人。壁虎在墙上爬来爬去。营首长在大讲特讲屯垦戍边的伟大战略意义、光荣使命,要求大家越是艰难越向前,改造知识分子身上的小资产阶级意识和作风,以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经历为动力,经受考验,渡过难关。
  最后,宣布了一项重要的决定——派人去麻疯寨买菜!
  会场霎时像爆开了一颗原子弹。麻疯病,就像提到反革命一样使人感到刺激、敏感、可怕!
  西双版纳有麻疯病,知青们早就听说过,但谁也没有亲眼目睹。传说这些患了麻疯病的人神秘的居住在丛林深处,刀耕火种自给自足,基本上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据说即使有非上街不可的理由,也必须到指定的地点,办完事马上回森林中去。总而言之,麻疯病人是那种巳被死神缠绕又随时可能把死神送给别人的恐怖的象征。
  这样的决定不仅荒唐透顶,而且让人感到毛骨耸然!
  上海知青群起反对,认为与其染上那种可怕的疾病,不如吃盐巴水下饭。他们列举了患病后的种种表现与反应,诸如眉毛脱落,牙齿松动,手脚关节溃烂……他们发言踊跃,将后果渲染得惊心动魄!
  面对麻疯病,平时被上海知青压了一头的四川知青却表现得视死如归。显然,他们将这样的机会视作了人格力量的较量。他们争先恐后地发言,坚决支持领导的决定。
  两派知青把会场搅成了一锅粥,那些六十年代从湖南招募来的老农工和复员军人们则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他们巳经拖家带口建起了自己清贫而又温暖的巢,身后站着一个吃苦耐劳的女人,家有菜园,又养了猪和成群的鸡鸭,坛坛罐罐里也备下了咸菜,面对再长的雨季,他们也能从容不迫地生存下去。
  营首长果断宣布:结束争论,有胆量去麻疯寨的,买回蔬菜自己吃;不敢去的,照旧用盐开水下饭。
  那一次,即便是最胆大的重庆知青其实也没有勇气走进麻疯寨。他们来到寨子口,就站在原地与被狗叫声引出来的寨中人讲生意。他们把带去的麻布口袋交给寨里的人,叫他们把地里的家里的老南瓜全部装进袋子里,扛到寨子口,然后按袋论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扛回了几十袋老南瓜。煮好后一尝,发现老傣们种的南瓜又甜又面,味道好极了。上海知青们继续吃了两天盐开水泡饭,见四川云南知青并无什么异样,也只好认错说好话,恳求分享,让四川知青们着实得意了一回。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