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平雅居

有空来坐坐、聊聊,你快乐,我也快乐。

 
 
 

日志

 
 

(小说连载)恨海情山(5)情窦初开  

2013-11-11 08:33:33|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奇案大纪实  

 恨 海 情 山

文/罗学蓬

 5、情窦初开
  背靠大树好乘凉,能在庞真权手下工作,孟贤禄满心欢喜。果然,庞真权上任后不到一个月,就把孟贤禄提拔为卫生所所长,有权力指挥手下的三名卫生员。
  这三名卫生员一男两女,男的叫姜文杰,成都知青,父亲是华西医大的“反动学术权威 ”,幼得真传,所以能当上卫生员。也因为父亲的身份,很规矩,整天只知道埋下脑壳做事,夹起尾巴做人。女的一叫伊莱丹,父亲是集体转业屯垦的老兵,母亲是傣家人,女儿随了母姓。一叫徐薇,重庆北碚知青,父亲是西南师范学院的英语教授。她对医道一窍不通,但歌唱得相当不错,营部宣传队集中时她上台唱歌,宣传队解散时,营里便留她在卫生所,算是对她的照顾。姜文杰和伊莱丹都恭恭敬敬地称孟贤禄为孟所长,惟有徐薇依然直呼他的大名。而这样的称呼从徐薇嘴里出来便让他觉得十分地亲切。徐薇是那种容易让男知青们过目不忘的姑娘,鼻子眉毛睛睛都恰当地摆布在她那张嫩白的小脸蛋上,这就让孟贤禄看了觉得舒畅。徐薇不仅模样乖,笑起来还特别地“甜”,像一泓清水上颤着涟漪,天真、纯结,毫无城府。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身高长得来让孟贤禄大受鼓舞,她只有一米五二,小巧玲珑,像个精致的瓷人儿。这就让身高只有一米五五,被营部的女知青们开玩笑列入“三级残废青年”的孟贤禄,在徐薇面前时时有一种高大魁梧的感觉。
  情窦初开的孟贤禄朦朦胧胧地感觉到白天和徐薇呆在一起时候很愉悦,总想千方百计地获取她的好感,而到了夜里便常常会在梦中见着她,和她一起弄出许多美丽无比激动人心的故事……他很清楚这就叫做爱情。但想到这个字眼他的害怕便多于激动,有一种无法排遣的的犯罪感。因为兵团对知青谈恋爱是持明确的反对态度的,虽然并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知青谈恋爱,但领导们无一例外的在政治学习时总要声色俱厉地将那些彼此有点亲热往来的知青们当做“小资产阶级情调”来批,而且犯有这种“前科”的知青在入团、入党、评优、提干时总要别比人多一些坎坷。这就形成了一种特有的氛围:谈恋爱是思想不纯的反映。
  生活在这样一种氛围中的孟贤禄意识到自己巳经爱上徐薇后,他绝对没有勇气向她表白,反而将感情深深地封藏在心底,即使在业务上帮助徐薇,他也要竭力表现出这纯粹是一种战友之情、阶级之情,而绝非怀有个人不健康的动机。   卫生所是间土墙草顶的屋子,在后墙上打了个大洞,外面搭架起一间偏屋,就做了孟贤禄的睡房。两屋之间,用块蓝色的塑料布做了门帘。徐薇很勤快,每天把卫生所收拾得和她本人一样干净清爽,孟贤禄的睡房也跟着沾光,变得井井有条,原来乱鸡窝似的被子被徐薇叠得方方正正,墙角下的脏衣服臭袜子也不见了。床头的木板桌上,多出一个盛上清水的罐头瓶子,瓶子里总变换插着各种各样鲜艳的野花。每当看到这一切,孟贤禄便会觉得这睡房里充满温馨,到处都晃动着徐薇可爱的影子。
  无论孟贤禄怎样克制自己的感情,日子长了,他对徐薇的好感依旧会难以掩饰地表露出来。比方说,要弄着点好吃的,他总免不了悄悄叫徐薇打上饭后到他睡房里来一起享用;星期天 ,他喜欢约上徐薇去大勐龙赶摆;下基层连队或是到附近的民族寨子出诊,他也喜欢带上徐薇当他的助手。
  知青们对男女之事尤为敏感,他和徐薇过从甚密如影相随,旁的人自会看出蹊跷来,而且有了各种各样的谣言。   一天,孟贤禄去知青宿舍串门,几位伙伴以水代酒,为他“金屋藏娇”干杯,并要他如实交待是怎样把徐薇“绕”上手的。孟贤禄死不承认,惊吓得背上全是冷汗。
  而从内心讲,他多么希望“金屋藏娇”是事实啊!
  第二天上班后,徐薇打扫完卫后所的清洁,照例又掀开帘子进了孟贤禄的睡房。
  这时伊莱丹还没有来,姜文杰捧着张报纸在看。孟贤禄再也忍不住了,一头也跟进去,站在正弯着腰为他叠被子的徐薇身后,可那刚刚才鼓起的勇气又嗤溜儿一声从脚底溜走了。徐薇叠好被子,转身看见他这副样子,吃惊地问:“你咋个了哟?像丢了魂似的。”
  孟贤禄这下被逼上梁山了,搔着脑袋期期艾艾地说:‘昨天,林茂森他们几个崽儿…… 说我两个的……怪话,我财咒发誓说没有这回事,可他们都不相信。你看,这事既然牵扯到你,还是由你去……给他们解释一下,免得以后……说不清楚。”
  没想徐薇的脸色骤然变了,仿佛不认识孟贤禄似地盯着他,冷冰冰地说:“心中无冷病,不怕吃西瓜,我不会去向任何人解释的……孟贤禄,想不到你这个人,居然这样俗气!” 孟贤禄犹如被重重地抽了两个耳光,呆滞地看着徐薇一掀帘子,出去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